简速

字:
关灯 护眼
简速 > 都市逍遥神医 > 第二十章:是这样吗?

第二十章:是这样吗?

  接下来几人简单交流了一下。

  当凌统听到叶准在蓉城还没有住处,连忙大手一挥将名下的一栋房产交给叶准使用,又拿出一张十万元的卡给他应急,毕竟像叶准这样医术超群的人才是可遇不可求的。

  再三拒绝了凌统一起吃晚饭的邀约,叶准从内堂走出来,发现天色已晚。

  此刻,诺达的大厅里除了庄晓莹和钱雨萌之外再无别人。

  “叶准,怎么样啊?”庄晓莹见叶准走出来,连忙拉着钱雨萌上前关切的问道。

  叶准见庄晓莹如此关心自己,心下一阵感动,叼着棒棒糖一脸臭屁的道:“我是谁啊?!当然是王霸之气散发,众人纳头拜见喽。”

  “哼——!”

  “吹牛皮!”钱雨萌性格显然要比庄晓莹开来一些,当下打趣道。

  叶准盯着钱雨萌看,之看得小美女脸色潮红方才罢休。

  随后,他对着钱雨萌玩味道:““你最近口干舌燥,脾气暴躁,气血两虚,腰膝酸软,月经不调。我说的可对?”

  “你怎么知道的?”钱雨萌震惊住了,因为叶准说的完全正确。

  她是蓉城市中医学院的学生,自然也懂医术。

  但是!

  像叶准这样神奇的手段,她还是第一次见到!

  叶准笑道:“看你气色隐隐泛黄,明显脾胃之气过重,导致肾气有些亏损,月经不调。回头买点乌鸡白凤丸吃吃就好了。”

  月经不调?

  乌鸡白凤丸?

  听到叶准这么说,即便开朗如钱雨萌也不由得脸上一红,暗暗啐了一口道:“哼!算你厉害,我和晓莹为了等你还没哟吃晚饭了,你要请客!”

  “雨萌!”

  钱雨萌一把打断闺蜜准备要说的话,傲娇的看了一眼叶准道:“你别为他担心啦!他既然已经成了凌老爷子的座上宾,飞黄腾达自然是迟早的事!”

  在庄晓莹的坚持下,三人随便找了一个小饭馆就把晚饭对付了。

  庄晓莹斟酌着开口道:“既然你马上也要成为蓉城国医学院的学生了,那我们以后就叫你叶师弟了?”

  “可以呀!”叶准重新叼着一根棒棒糖,露出一口大白牙没心没肺的笑道。

  看着叶准的打扮,钱雨萌皱了皱小琼鼻,开口道:“喂!你这身打扮可不符合你医生的气质,反正现在时间还早,我们陪你去买一身换洗衣服吧?”

  “耶!能去购物了,真是太好了。”庄晓莹小心的看了叶准一眼,生怕他多心。

  见叶准一口答应,庄晓莹偷偷地松了口气,看向叶准的眼中还带着一丝羞涩。

  出了店门,钱雨萌便招来一辆出租车,三人乘车前往购物广场,一路上在钱雨萌的带动下,庄晓莹在叶准面前也越发的自然起来。

  美女,可惜不是香车。

  不过即便这样,叶准也觉得十分养眼。

  三人来到广场,庄晓莹清纯可爱,钱雨萌刁蛮调皮,而走在她俩中间的叶准偏偏一身地摊货,显得格格不入,惹来不少人好奇的目光。

  不过叶准一点都不在意,反而叼着棒棒糖得意洋洋。

  庄晓莹道还好,对叶准可以说是百依百顺。

  只是钱雨萌没有想到叶准脸皮竟然这么厚,不由得拉着庄晓莹加快脚步。

  在给叶准挑选了几件换洗衣服之后,三人走出购物广场。

  不得不说,人靠衣装马靠鞍!

  叶准本身形象气质就不俗,再加上两女的独到眼光,换上一身浅白色休闲西装之后,他的气质立马提升了好几个档次,让本就对他倾心的庄晓莹更是羞涩得不敢正眼看他。

  三人来到广场门口,钱雨萌见自己闺蜜盯着叶准一脸依依不舍的样子,哪里还会不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

  本来就是蓉城本地人的钱雨萌大眼一转,娇声道:“喂!叶师弟,反正明天周日休息,我和你晓莹师姐没有事,就勉为其难带你享受享受蓉城特色吧!”

  “嗯?”叶准叼着棒棒糖盯着钱雨萌有些摸不着头脑,不知道这个刁蛮女生又在打什么注意。

  见叶准一副不开窍的样子,钱雨萌气不打一处来,一跺脚决定道:“把你住址告诉我们,明天我和晓莹来接你,我们带你去感受一下蓉城新一线城市的魅力!”

  “切!竟然还用诺基亚5800!你好土啊!”

  说话间,钱雨萌不管不顾的抢来叶准的手机记下电话,然后就拉着庄晓莹跑着离开。

  看着跑远的两人,叶准双手枕在脑后,轻声道:“这就是青春啊!”

  叶准打的来到凌统提供的住处。

  这是套位于市中区的酒店式公寓,西式装修风格,面积大约七十平米,一室一厅一卫,反正叶准也是一个人,不用担心房间太小。

  简单洗漱之后,叶准来到客厅坐下。

  “后天?大圆满武者吗?”

  盯着眼前这张白色的大理石茶桌,叶准回忆起白天凌统在千金堂内厅的举动。

  突然!

  “这样吗?”

  叶准伸出一只拳头。

  而后。

  化拳为掌。

  离厚实茶桌只有5公分,砸下!

  “砰——!”

  整张大理石茶桌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分崩离析!

  片刻之后。

  叶准面前再无那张大理石茶桌的踪迹,只余下空中纷纷扬扬的白色尘埃!

  一掌而碎!

  粉碎!

  叶准缩回安然无恙的手。

  他轻轻弹了弹身上的灰尘,神色依然平静,双手修长白皙,像极了一位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