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速

字:
关灯 护眼
简速 > 都市逍遥神医 > 第二十七章:恐怖的洪武

第二十七章:恐怖的洪武

  叶准闻言。

  驻足。

  转身。

  一双眼睛盯着洪武,寒气逼人:“你,是在跟我说话吗?”

  “切——!”

  “装你妹的大半蒜!”洪武讥笑一声,慢慢踱步离开座位。

  见洪武起身。

  站在蒋天养身后的一排黑衣大汉连忙紧张的将手摸向鼓胀的腰间。

  仅仅起身一个小小举动便震慑住了众人,洪武得意一笑,转头盯着叶准:“小子,骗人钱财也得有个限度。现在,你马上跪下磕头,我断你双手便放你离开。”

  “不然...”

  只见他握着酒杯的右手微微用力。

  “嘭——!”

  玻璃酒杯,应声粉碎!

  “嘶——!”

  蒋天养见状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

  而他身后的一排黑衣大汉更是齐齐后退一步。

  吓得不敢动弹。

  “这...就是半步宗师的实力吗?”蒋天养不由得喃喃自语。

  这洪武是他花费了巨大代价才请到的武林中人,为了就是替他出战不久之后的益州“划道”拳赛。

  这“划道”拳赛,说白了就是地下势力争夺地盘的一种手段。

  每五年一次。

  一次便决定了未来五年的益州境内的利益分配。

  这些年“鸿泰”集团之所以能飞速发展,全得益于五年前那次“划道”拳赛的胜出。

  如今五年之期已过,新的一轮地盘争夺即将开始。

  这些年各家都在招兵买马壮大势力,为了不被其他势力蚕食,蒋天养这才花重金请了洪武出手。

  洪武看着蒋天养身后一众黑衣大汉的动作不由嘲笑一声:“中看不中用!”

  “蒋老板,既然你将我请来,那就要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洪武踱步上前,继续悠闲道:“你先有众人给我下马威,现在又突然冒出一个武道宗师,这是几个意思?”

  蒋天养闻言,脸上一红,只感觉喉咙有些发干,他本想带着一众弟兄,好歹能撑撑场面,哪里想,洪武竟然根本不放在眼里。

  他发现自己真的还是低估了洪武的实力。

  想到这里。

  蒋天养连忙挥手制止了手下的动作,出声道:“洪师,误会!全都是误会!”

  洪武也不在意,继续道:“在这狭小空间,别说你就这么点人,就算再多一倍,与我也不过就是多费点力气罢了。”

  一众黑衣大汉一听,瞬间冷汗直冒。

  这个男人。

  太可怕了!

  如果之前他们真的掏出家伙,估计现在粉碎的就不是那只酒杯,而是他们的骨头!

  而叶准在看到洪武捏碎酒杯之后,眼中更是精光一闪。

  这个叫洪武的男人。

  很强。

  应该是他入世以来遇到武道实力最强的人。

  如果说肺部受伤的凌统是后天大圆满境,也就相当于气息境界,那眼前这个男人的实力就已经无限接近神力!

  但是!

  通过两次观察。

  叶准已经敏锐的发现世俗武道和自己所修炼的《混元一气诀》的区别。

  老者凌统和眼前的洪武爆发出威力靠的是内力或者真气,而叶准依靠的是真元,两者之间有质的差距。

  就好像重油和核能的区别!

  武者用的是重油,只能驱动常规航母。

  而叶准的《混元一气诀》则相当于核能,威力更大,而且续航能力更加持久!

  虽然真气和真元一字之差,但其间距离天差地别。

  更别说以后当叶准境界达到蜕凡境之后,体内阴阳协调,真元进一步凝结成灵元,甚至有驾驭天地的力量。

  这都不是世俗武者靠内力能相提并论的。

  想通这点。

  叶准终于明白了世俗武道和自己真正的差距。

  他对上所谓的武道高手。

  简直就是毁天灭地般的降维打击!

  想通关节的叶准,此时对所谓的武道界已经全无兴趣,看着洪武不由摇了摇头。

  “小子,你摇什么头?死到临头了还不自知!”洪武见叶准还是一副淡淡然的模样,忍不住从牙缝中挤出话来,脸上阴冷之气越来越浓。

  叶准怡然不惧,还饶有兴趣看着洪武:“怎么,你还真想对我动手不成?”

  他下山至今,除了在动车上还有今晚出过手之外,还没有正儿八经和人交手过。

  这个叫洪武的“半步宗师”虽然肯定依旧不够看,但至少能让叶准真正领教世俗武道界的实力。

  “洪师,算了吧。今天毕竟是开心的日子,别再这里动手了,我们喝酒吧。”蒋天养看着陈纯一脸着急的样子,赔笑着出声。

  叶准毕竟是陈纯领上来的,再加上这里又是市中区,如果真的出了什么问题,虽然他蒋天养不怕,但是也嫌麻烦。

  洪武一方面见叶准始终不肯低头,一方面也是为了在蒋天养面前树立威信,重重冷哼一声,显然动了真火。

  包间里的一众黑衣大汉见到之前洪武的雷霆手段。

  现在都噤若寒蝉,

  呆呆地站在当场不知如何是好。

  “动手?”

  洪武自从修为突破到距离武道宗师还有半步之遥以后,还没有那个人敢在他面前如此逞强。

  此刻,

  洪武气极反笑。

  脸上的刀疤泛着血气,越加狰狞:“我不仅要动手,我还要废了你小子!”

  “哦?废了我?好大的口气啊。”叶准施施然的转过身来,把玩着一根竹筷,看着盛怒中的洪武道:“区区‘半步’宗师,还想废了我?”

  “你是在找死。”洪武脸色猛地一变,眼中杀机大盛。

  眼见两人之间剑拔弩张就要动手,即便是蒋天养作为一方大佬此刻也是有苦难言。

  这洪武简直就是一尊恶鬼!

  现在骑虎难下。

  先不说蒋天养还有求于他,就算现在不求他,也没有能力制止暴怒中的“半步”宗师。

  再看这个叫叶准的年轻人。

  纯粹他妹的就是找死!

  蒋天养现在根本不相信叶准打得过洪武。

  他甚至都在想一旦叶准身死,应该怎么善后...

  “小子!废话少说,看我先断你四肢,然后把你抛到锦江喂鱼!”洪武一字一句的说道,那股冲天煞气,把包间里的所有人都吓得脸色惨白。

  话罢。

  洪武脚尖点地。

  双臂横张!

  如鹰扑兔,掠向叶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