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速

字:
关灯 护眼
简速 > 都市逍遥神医 > 第二十九章:华东神医

第二十九章:华东神医

  五百万请到一位先天武道宗师,不是太贵,简直是太赚了!

  如果叶准为蒋天养再争取五年独占蓉城地下利益的时间,就算他从现在开始不再扩张,每年的净收益也要达到恐怖的两个亿!

  定下时间。

  蒋天养亲自将叶准送到他居住的小区,千恩万谢之下才离开。

  回到家中。

  叶准照旧盘膝坐在床上,运起《混元一气诀》开始修炼。

  渐渐地。

  一股芳草的清香从叶准的身体里散发出来。

  一夜过去。

  随着太阳升起照进屋内,叶准突然张开嘴,一道如白练般的气流猛的冲出,紧接着他站起身来,猛的一抖,身体骤然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如同炒豆一样。

  握起拳头,仔细体会体内无穷力量,叶准能感觉到,他距离破镜入蜕凡只差临门一脚了!

  只要进入蜕凡境界,叶准就算是正式踏上了凝练灵元的修道之路,到那个时候就是天高任鸟飞,海阔任鱼跃!

  叶准简单洗漱之后,整个人神清气爽,便出门准备去吃个早饭。

  突然!

  一辆价值300万的黑色奔驰大G,稳稳地停在叶准的面前。

  “又是一个富二代!”

  “简直罪恶!”

  “大清早的,还让不让人活...”

  周围路人顿时一阵惊羡。

  紧接着,车门打开,一条肉色丝袜包裹的美腿迈了出来。

  浑圆,修长,曲线动人!

  单单看这条美腿,就已经让人瞪大双眼。

  等到豪车主人完全走出来后,周围众人更是出现惊艳的神色。

  这是个身材高挑的成熟御姐!

  她长披肩,腰肢纤细、曲线玲珑,倾国倾城,特别是那一双漂亮的眼睛,明亮深情,看人的时候仿佛在对你说话一般。

  此刻,她一手扶着车门,一手弯腰将脚上的椰子350满天星换成一双红色高跟鞋。

  烈焰红唇、弯腰翘臀,简直迷死人不偿命!

  这人正是凌家千金,凌波丽。

  “凌...凌氏波丽哎!这样的千金大小姐怎么可能来我们小区?”

  “你不要妄自菲薄好吧?好歹我们小区也是均价三万的改善型小区吧...”

  “改善型?!”

  “你怕是不知道凌家随便一处住宅不是过亿的价格哦!”

  周围众人闻言,纷纷倒吸一口凉气。

  他们不知道这样高贵的女人最后到底会被什么样的男人征服。

  在众人或敬畏、或火热的眼神中。

  凌波丽向叶准缓缓走去。

  瞬间!

  周围嫉妒的眼神,像是不要钱一般射向叶准。

  如果,眼神能杀人。

  估计叶准已经被凌迟处死了。

  看着眼前成熟妩媚气质甚至赛过邹瑜蓉的女人,叶准也不禁心下一阵火人。

  凌波丽来到叶准跟前,展露出妩媚的笑容,说道:“叶先生,之前说好的,麻烦您今天帮我爷爷看病?”

  “哦,不好意思。我忘记了!”叶准一拍脑袋不好意思道:“那行吧,我们现在就去吧。”

  之前他已经简单看过凌统的病情,对于一般医生来说却是很有难度,但是对于掌握了《鬼门十三针》的他来说却是小问题。

  叶准坐上副驾驶,奔驰大G在一众牲口羡慕嫉妒的眼中出了小区门。

  坐进车后,凌波丽边开车边才详细解释道:

  “我爷爷年轻的时候曾有缘拜入一位武道大家门下学习武道,三十年前被人暗算肺部受伤,这些年要不是张医生悉心治疗,怕是早就不行了。”

  叶准额首。

  凌统的情况他之前就已经了解了,如今怕是以张义珍的手段,如今都已经很难再压制病情,这才着急的请自己过去。

  “可能您也知道,只要是大家族就免不了明争暗斗,我爸这辈一共三兄弟,如今爷爷病情恶化,其他两个叔伯都遍访名医,想着谁能延续爷爷寿命,以后就多一分继承家业的可能。”

  凌波丽想着爷爷病重,家里面的人竟然还以此来明争暗斗,不禁心下黯然。

  叶准闻言,微微摇头。

  这些山下所谓的富豪之家真的像师姐讲的那样,最是没有人情味,为了一点家产争得头破血流简直在平常不过。

  凌统虽然不像叶准的便宜老丈人那样名声在外,但是真要说起家族资产和势力,绝对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就好像真正的世家大族,那个是上过福布斯财富榜的?

  很快车子就开到了蓉城高端别墅区之一的蔚蓝卡地亚别墅区,随后车子径直停放在一栋别墅前。

  这栋别墅山水环绕,在蓉城这样的大城市里尤其难得,并不是有钱就能买到的,能住在这里的人已经不能用非富即贵来形容。

  进了大厅,极简的装修风格让叶准眼前一亮。

  简欧风格的沙发上各坐着几群人,其中坐在主位的凌统笑道:

  “叶先生。”

  这凌老爷子两天不见仿佛瞬间苍老了许多,身体虚浮,脸色蜡黄,看来这些年靠着名贵药材苦苦支撑,终于还是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

  “叶先生来啦!”

  “嗯。”叶准朝着坐在凌统身边的张义珍微微点头。

  还没等他说话。

  坐在另一边沙发上的一个人就嗤笑道:“大哥,这就是你们家好女儿找来给老爷子看病的神医?毛头小子懂什么?你要没人,我可以帮你找啊。”

  凌建中脸色一拉,冷哼道:“凌建业,少把你对外那套拿到家里来,我再怎么说也是你大哥,你再多嘴,我现在就将你撵出去。”

  “呵呵,撵出去?我今天还真就不走了,这些年给老爷子治病谁没出过力?别搞得好像自己尽了多大孝一样。”凌建业丝毫不怕自家大哥,不屑一笑。

  “大哥,二哥...”坐在门口的老三凌建设还要说话。

  就在这个时候。

  凌统突然涨红了脸,低声怒吼一声,“干什么?老头子我还没死喃!”

  “丢人现眼的东西!”

  说完,又是一阵剧烈咳嗽。

  “爷爷,您千万别生气,我爸和两位叔伯还是担心你的身体。”凌波丽连忙跑到凌统旁边,焦急道。

  凌波丽和凌统虽然隔了辈,但是作为凌家第三代唯一的孙女,凌波丽从小就受到凌统的宠爱。

  这时见他身体越发虚弱,当下也不禁泪流满面。

  “好了,好了。”凌建业脸色冷笑一闪而过,随后侧身向凌统介绍道:“父亲,儿子担心你身体,特地从中海给您请到了刘河山老先生,他一手医术可是名震华东五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