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速

字:
关灯 护眼
简速 > 都市逍遥神医 > 第四十章:区区凡人!

第四十章:区区凡人!

  “你...说的是真的?”

  潘宁闻言不由浑身一震。

  看向叶准的美目之中尽是复杂的神色。

  她虽然努力克制不让自己表现出激动的样子。

  但是!

  即便是凌波丽也能从潘宁颤抖的声音看出她此刻内心的不平静。

  容貌是任何人都是十分在意的东西!

  无论是男是女,都是十分在乎自己的长相。

  尤其是对于女人,容貌是她们看得比生命还要重要的东西。

  而且!

  潘宁脸上的伤,更是她心里这些年无法迈过坎。

  此刻。

  还有一个人!

  甚至比潘宁本人表现的还要激动。

  “叶...叶先生,你有办法?!”李姓老者连忙凑到叶准面前,激动道。

  “对啊!”

  郝万山后知后觉得一鼓掌,兴奋道。

  “李师傅,你不知道!别看叶上师年轻,他可是天赋异禀的中医,一手针灸更是出神入化,宛如神技!”

  一旁的凌波丽闻言,也不住地点头表示认同。

  那天在千金堂,叶准手持银针治病救人的身影,即便是现在想来也让她忍不住芳心荡漾。

  叶准站在一旁,没有马上答复。

  他微微皱着眉头,盯着眼前这个浑身上下包裹在黑裙里的清冷绝艳女子陷入沉思。

  自他刚进入小院起,便注意到潘宁身上有一股修行者的气息。

  甚至!

  叶准能清晰的感觉,这个女子的境界比如今的自己还要高上一丝,。

  达到了“半步蜕凡”的境界!

  只是。

  她身上这股气息很古怪!

  浓郁的真元气息中又带着一股阴森的鬼气,这股鬼气的精纯程度根本不是那个巫先生‘招魂幡’可以比拟的。

  更加阴狠毒辣!

  巫先生站在一旁,见潘宁两人神色激动,暗暗皱眉。

  方世荣更是重重冷哼了一声:

  “这万物典当铺也不过如此,如果不想将七星金针与我们互换,大可不必使这下作手段!”

  潘宁轻蹙眉头,淡淡道:“这位先生,只要使出让我感到神奇的手段,也可易物,这同样是我们的规矩。”

  “切!”

  方世荣一脸不相信道:“神奇的手段?”

  “简直是强词夺理,难道进了你们店,连最基本的公平信用都不遵守了吗?”

  说完。

  方世荣抱着手臂,冷笑着不止。

  巫先生毕竟还是修行界中的人,对背景神秘的万物典当铺还是有所忌惮,当下便出声道:“潘小姐的眼光,巫某人历来是佩服的。”

  “只是...”

  叶准扭头顺声望去,便见到手持招魂幡侃侃而谈的巫先生。

  巫先生的目光也正好看过来。

  于是!

  两人的目光在虚空中一撞,那巫先生的眼睛冰冷阴寒。

  “小伙子,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讲!”巫先生摇动着手中的招魂幡,带着浓重的警告,盯着叶准说道:“没有金刚钻,你就别揽瓷器活!有些话,说错了,是能要人命的。”

  “狂妄!”

  “你小子口气也太大了吧?先不说你连她的脸都还没有见到,烂成什么样你都不知道,就敢说你能治?”方世荣一脸不屑道。

  他好歹也是百亿家族出身,什么样的医生没有见过?

  来不来就要治好她的旧疾?

  痴人说梦!

  “这...”

  潘宁和李姓老者听方世荣和巫先生两人这么一说,也渐渐冷静了下来。

  这些年,为了治疗潘宁脸上的旧疾,他们不知想过多少办法,甚至不远万里,花费重金请来了西方祭司进行治疗。

  结果。

  别说治疗了。

  他们甚至连病因都找不出来。

  一次次满怀希望,又一次次的失望。

  最近这几年,潘宁都放弃了重新以真面目示人的幻想。

  看着眼前年纪比自己还小几岁的叶准,潘宁原本炙热的心又重新冷了下来。

  “先谢过这位先生了,但是我万物典当铺规矩不可乱。”她看了叶准一眼,淡淡道:“空口无凭,如果郝大师你们拿不出更有价值的东西,那这七星金针就归巫先生所有了。”

  “哈哈哈!”

  方世荣鄙视地看了郝万山三人一眼,一脸的嚣张跋扈:

  “我还以为今天碰到多大的家世,敢和我蓉城方家抢东西,不就是三个乡下野郎中吗?这人啊,还是得有点自知之明不是?换做平时,你们是没资格聆听我教诲的,毕竟差距太大!”

  “你——!”

  凌波丽被骂蒙了。

  从小被人捧到手下的大小姐哪里受过这些?

  立刻就要反驳。

  不过。

  倒是今晚整场表现的相当克制的叶准抢先一步。

  只见他两手一翻,

  瞬间!

  两个银针出现在手中,凝聚真元,屈指一弹。

  “嗖呼!”

  两道银光犹如闪电,瞬间射出!

  快若奔雷!

  “飒——!”

  银光一左一右紧贴方世荣的脸颊划过,最后打在七八米开外的一根红木立柱上。

  “咚——!”

  速度之快。

  力量之大。

  简直骇人听闻!

  “小心!”

  巫先生在银针射出的一刹那就脸色大变,脱口而出,但他还未说完,就发现已经晚了。

  “怎么了?”

  一脸茫然的方世荣转头望向巫先生不明所以。

  只见站在方世荣身边的两名保镖神情呆滞的伸手指着他的身后。

  后知后觉的方世荣感觉脸上一阵温热,下意识伸手摸了摸,竟满手是血!

  转过头。

  看到背后的红木立柱上面钉着两根银针!

  这两根银针,直没而入。

  且!

  入木三分。

  “真气外放?!”

  李姓老者先是一愣,随后失声道。

  巫先生看了叶准一眼,面色复杂道:“以气驭物,先天武道宗师!”

  叶准好似没有看到众人震撼的神色,先是看了方世荣一眼,神情淡漠道:“区区凡人,也敢放肆!”

  说完。

  不再多看脸色惨白,背脊发凉的方世荣一眼。

  转头望向潘宁。

  “我说可以!那便可以!”叶准直视潘宁双眼,目光锐利。

  很快!

  潘宁就承受不住他犀利目光,有些狼狈的移开眸子。

  “小姐,既然这位少年宗师如此自信,那你便让他一试吧,也给自己一个机会?”李姓老者见识到叶准的惊人手段之后,连忙苦口婆心的劝说。

  他跟着潘宁已经十年有余,知道这脸上的久疾不仅时刻伤害着她的身体。

  更是她心中抹不去的魔怔。

  如果没有这道伤。

  说不定,

  小姐早已蜕凡!

  李姓老者的劝说和叶准坚定的眼神让潘宁心中十分感动,她环视众人一周,清冷的声音中带着一丝颤抖:

  “希望不会吓到你,也不会吓到大家。”

  说着。

  潘宁便伸手将包裹着自己脸的黑纱慢慢解了下来。

  “嘶——!”

  当黑纱被取下,

  站在叶准身边的郝万山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啊!!”

  凌波丽一把扯住叶准的衣袖,躲到他的后背不敢出来。

  方世荣几人更是被吓的汗毛竖起,惊恐道:

  “鬼啊!”

  而叶准见状,

  瞳孔也不由猛地收缩,恨声道:

  “恶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