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速

字:
关灯 护眼
简速 > 都市逍遥神医 > 第四十一章:可怜人潘宁

第四十一章:可怜人潘宁

  “你,也是个可怜人!”

  看着潘宁,叶准眼中没有丝毫嫌弃的神色,反而忍不住摇头叹息道。

  只见潘宁左侧脸颊与清丽冷艳堪称完美的右脸完全不同。

  整个左脸像是被烈火烧过的一样,竟是找不出一块好肉,在夜色下泛着血腥骇人的红光!

  如果单看潘宁的右脸简直可以说是天仙下凡。

  而更重要的是。

  身穿黑裙的潘宁仅仅是这么站着,就自然而然散发出一股空灵之气。

  简直罕见!

  凌波丽捂着小嘴。

  她躲在叶准的身后偷偷看着潘宁那被彻底毁去的左侧脸颊,内心也是说不出来的同情。

  “这...”

  郝万山有些不忍,撇过头去不敢再看。

  这些年,他游走在各个阶层,身世凄惨的人见得不在少数。

  但是。

  像潘宁这样原本模样秀丽的女子,却遭受如此重伤,还是第一次见。

  潘宁看到众人反应却出奇的平静,似乎早已习惯这样异样的目光,她只是神色淡漠地重新戴上黑纱。

  “这都是命,我不怨任何人。”

  戴上黑纱之后,潘宁声音平静,不带任何感情。

  巫先生站在原处没有管想要马上离开的方世荣等人。

  虽然他惊讶叶准这么年轻就是武道宗师,但却并不怎么忌惮,毕竟他可是修炼者,修炼得乃是真元之力,不是使用内劲真气的武者可以比拟的。

  现在,他更加好奇的是,叶准究竟会使用什么样的手段治疗潘宁?

  以他的眼光,当然看得出潘宁脸上的伤远没有那么简单。

  在潘宁取下黑纱的那一刻,巫先生敏锐的察觉到那左侧脸颊上的恐怖伤痕正不断渗出浓郁的阴毒鬼气!

  而这阴毒的鬼气,恐怕才是真正阻碍潘宁恢复容貌的原因。

  即便是自己这个本就修行巫鬼之力的修士,也不可能帮潘宁彻底清除,眼前这个叫叶准的年轻男人又为何这么自信?

  听到潘宁这么一说,叶准眼神复杂,一字一句道:

  “苦恨年年压金线,为他人做嫁衣裳!”

  “轰——!”

  此话一出。

  之前哪怕被众人惧怕甚至嘲笑都波澜不惊的潘宁竟是突然爆发!

  她原本干净清澈的双眼骤然变得血红,闪着令人心悸的血色红光,一头长发更是无风自舞,整个人好像从地下幽冥而来。

  恐怖至极!

  “你,到底是谁!”

  潘宁死死盯着叶准,声音冰冷不带一丝感情。

  慢慢地,一股充斥着颓败意味的灰色气流从她的身体内涌了出来,然后渐渐四散开来。

  瞬间!

  一股令人胆寒气息笼罩了整个小院。

  李姓老者也是神色大变。

  他一个闪身来到小院门口,全身紧绷,干枯的双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成深黑色,犹如老鹰利爪!

  巫先生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吓了一跳,连忙挥动招魂幡护在自己和方世荣身前,看他那样子也是苦苦支撑,非常勉强。

  “啊!”

  凌波丽吓得牙齿不住打颤。

  再看被巫先生护在身后的方世荣更是不堪。

  瘫软在地!

  竟是吓尿了...

  而那些没有被巫先生护住的方世荣保镖们则更加可怜,在冰凉寒意笼罩小院的瞬间便被寒意侵身,晕倒在地。

  叶准没想到潘宁会突然爆发。

  他双手各掐一个法诀将凌波丽和郝万山两人护在身后。

  下一刻。

  他随手一挥,将直扑向他的一股寒意打得四下消散,淡淡道:“我不是什么人,真要说的话,便是平阳玄观一山上人吧。”

  “山上人?平阳玄观?”

  潘宁见自己爆发的至冷寒意竟然不能伤到叶准分毫,有些意外。

  “你不用紧张,我与你家人绝无关系。”叶准点头,继续道:“至于治疗,如果你不介意,我们现在就可以开始。”

  “小姐,错杀一千,不放一人!”李姓老者守住大门,死死盯着小院众人,竟是起了杀人灭口之心。

  巫先生见形势不好,连忙道:

  “潘小姐,我知你身世神秘,境界高深,但我巫门也不是好惹的,望你三思而行!”

  “巫门?”潘宁闻言,轻蹙眉头。

  巫门虽然不强,但胜在人数众多,一旦招惹也是麻烦。

  “请潘小姐放心,今晚的事,我们两人会烂在肚里,绝不会大肆宣扬。”巫先生见潘宁面色由于,心中一喜,继续道:“至于晕倒的人,全凭潘小姐处置。”

  “罢了。”潘宁素手一挥,便道:“李伯放他们走吧。”

  “不过!”

  就在巫先生放下心神之时,潘宁突然伸手虚空一抓,无数道风刃凭空浮现,在空中汇聚成一只黑爪。

  “你等几人,如若有违誓言,就如此柱!”

  话音刚落,潘宁一指前方。

  “轰——!”

  虚空黑爪径直抓向之前被叶准射穿的红木立柱。

  下一刻。

  直径一米的红木立柱瞬间被抓碎。

  粉碎!

  巫先生看着飘在空中的木屑,顿时脸色惨白,也不管什么七星金针,一把拉起方世荣,叫醒晕倒的几人,不要命似的跑出小院。

  “现在,你又如何解释?”

  见巫先生几人走远,潘宁转身面对叶准,素手扬在半空,只要叶准回答不好,下一刻就要爆发神通。

  “《天蛛毒功》,将天下五毒之气纳入体内代替真元进行修炼,练至大成,挥手间,阴毒爆发,浮尸千里,血流成河。”叶准看着潘宁毫不在意,慢慢道。

  凌波丽不解,转头看向一脸震惊的郝万山道:“郝大师,什么是五毒之气?”

  “五毒之气,便是将‘蜈蚣、毒蛇、蝎子、壁虎和蟾蜍’五种毒物的毒性纳为己用!原本我以为这只是书中夸张,当不得真,没有想,这天下竟然真有人这样修炼!”

  郝万山神情凝重道。

  叶准没理郝万山两人,继续道:“虽然修炼《天蛛毒功》境界提升飞快,但是却有一个致命的弊端!”

  潘宁这一刻,终于放下心来。

  她知道,叶准绝不是她家族派来之人。

  因为修炼《天蛛毒功》极为私密,即便是她家族里的族人对《天蛛毒功》了解都不多。

  “《天蛛毒功》修炼到蜕凡境之后,体内毒气无法排除,时间一长便回反噬修炼者,最后毒发身亡。”叶准看着潘宁,眼中闪过一丝不忍,继续道:“要想排毒,则必须将自身的毒气传至另一个人身上。”

  “而且!”

  “这个人,必须是《天蛛毒功》修炼者的至亲!这被传毒的至亲,修为将直接提升到‘半步蜕凡’境界,但却要忍受破相毁容,日夜受剧毒噬身之苦!”

  “啊——!”

  凌波丽听完之后,忍不住震惊道:“那意思你的意思就是潘小姐今天这番模样,全是她至亲造成的?!”

  “原来如此!”

  郝万山一脸唏嘘的看着潘宁。

  同时。

  他也终于明白为什么当叶准看到潘宁的脸之后会忍不住道一声‘恶毒’!

  虎毒尚不食子,潘小姐的至亲简直禽兽不如。

  “这位叶上师,既然您对小姐的病情这么了解,那能不能帮小姐彻底根治?”李姓老者此刻哪里还顾得上杀人灭口,连忙收了功法,上前哀求道。

  这十多年,他与小姐相依为命,没有谁比他清楚小姐的遭遇。

  如今难得有这样一个机会。

  他一定要替小姐抓住!

  叶准面色为难。

  他是有根治的方法,但是此刻境界却不够,还做不到彻底根治!

  除非他破镜入蜕凡,将真元凝实为灵元。

  才能根治。

  “叶上师,你帮帮潘小姐吧。”

  郝万山与李姓老者和潘小姐乃是旧相识,此刻听闻潘宁的遭遇,连忙恳求道。

  凌波丽也是一脸难过的看着潘宁,转头看向叶准道:“叶先生,要不,您就帮帮潘小姐吧,她实在太可怜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