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速

字:
关灯 护眼
简速 > 都市逍遥神医 > 第四十二章:针法‘虎杖刺’!

第四十二章:针法‘虎杖刺’!

  “我可以暂时压制住潘小姐体内的剧毒,恢复她的容貌,但要想根治还需要时间。”

  叶准沉默片刻道。

  见李姓老者一脸惊喜,叶准连忙摆手道:

  “不要高兴得太早,我只能帮她暂时压制三个月的剧毒,也就是说三个月之后如果不能彻底解毒,潘小姐依旧会复发。”

  他望向潘宁,出声道:

  “潘小姐,如果你愿意,我可以先恢复你的容貌,日后想法治愈你。”

  潘宁闻言一怔。

  一双美眸之中浸满泪水。

  多少年了?

  她深埋心底的伤被彻底揭开。

  她对着叶准施了一礼,恭敬道:“请叶上师帮我!”

  现下已经是后半夜。

  时间紧迫。

  不便耽搁。

  “那我们开始吧!”叶准果断道。

  众人闻言,皆是一喜。

  李姓老者连忙道:“叶上师,需要准备些什么?”

  叶准扫了四周一眼,指着桌面上的银盒说道:“既然有七星金针在此,那就不再需要其他准备了。”

  李姓老者闻言一怔,随即反应过来,连忙将七星金针取过来,递到叶准手里。

  当潘宁再次把黑纱取下。

  哪怕凌波丽和郝万山早就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照样还是被吓得不轻。

  潘宁见状,连忙将受伤的左脸侧过一边,不让两人看到,脸上不由露出一丝苦笑:“还是吓到你们了。”

  郝万山和凌波丽闻言,顿时有些不好意思。

  但是。

  潘宁受伤的左脸一般人确实一时间没办法接受。

  李姓老者见两人一脸歉意,连忙出声道:“小姐不会在意的,我当初一开始才跟着小姐的时候,比你们还要不如。”

  叶准深吸了口气,表情严肃道:“潘小姐,治疗的过程可能会有些痛苦。”

  “叶上师,既然你对《天蛛毒功》如此了解,那你觉得我还会怕吗?”潘宁解释道。

  叶准一想也是,被至亲陷害,硬传毒功,此刻的潘宁无论是身体还是心灵恐怕早已经是千疮百孔,哪里还在乎这些。

  金针入手,叶准瞬间气势一变!

  深深浅浅,或刺或挑!

  破军、廉贞、禄存、文曲、巨门、武曲、贪狼,一连七针,依次扎进潘宁毁容的左脸。

  随后!

  叶准快速出针,又快速拔针。

  如此反复,一连九次,犹如蝴蝶穿花!

  一些列的操作让一旁的凌波丽看得眼花缭乱,甚至忘记了潘宁伤口的恐怖。

  “‘虎杖刺’?天啊!叶上师用的竟然是‘虎杖刺’?”一旁,郝万山先是面露凝重表情,然后一脸惊奇地尖叫出声。

  “什么‘虎杖刺’?!”李姓老者一脸震惊的问道。

  看着叶准出手。

  李姓老者也知道这般手法不是一般人能拥有的。

  “‘虎杖刺’《鬼门十三针》排名第三的绝技啊!”郝万山死死盯着叶准的操作,丝毫没有转头的意思,满脸兴奋地解释道。

  “《鬼门十三针》?传说能在鬼门关与阎王抢人头的神技?资料上记载,不是早就失传了吗?如今世上能使用前两针‘烧山火’、‘透心凉’的就已经是举世闻名的大师了!”

  李姓老者这些年为了替小姐治疗旧疾不知查阅了多少资料,对《鬼门十三针》倒是有一些了解。

  “既然多年就失传了,你怎么就知道他用的是《鬼门十三针》‘虎杖刺’?”李姓老者疑惑地说道。

  “不会有错的!”郝万山激动道:“叶上师用的就是‘虎杖刺’无疑!你看叶上师飞针七道,循环九次,然后以‘龙腾式’收针,驱阴,益气,生肌。”

  “可是,我听说《鬼门十三针》据说是需要真元运针,叶上师不是先天武道宗师吗?难道?!”

  “嘿嘿——!”

  郝万山看了李姓老者一眼,没有说话。

  顿时!

  “双修!”李姓老者再也忍不住,看着还在施针的叶准失声尖叫道。

  “哼哼哼——!”

  郝万山此刻甚至感觉比自己得了数千万还要高兴,一脸骄傲道:“上师!我尊称他为上师,你以为是乱叫的吗?”

  “呼——!”

  叶准收好七星金针,气喘吁吁地说道:“可以了。”

  “呀——!”

  凌波丽突然出声打断了两人的对话,“你们快看,快看潘小姐!”

  随即!

  郝万山和李姓老者便见到了终身难忘的一幕。

  而叶准看着眼前的女人。

  刹那间!

  也忍不住一阵失神,轻声道:“好漂亮!”

  此刻。

  叶准脑海中只被一首诗装满。

  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

  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眼前女子,一袭黑裙,丰神冶丽,貌若天仙,长发披肩,身材高挑,特别是一张脸蛋,肌肤白皙粉嫩,看起来还有层淡淡的光晕。

  特别是遗世独立的空灵气质,简直就是一位谪仙降世。

  “虎杖根500g,洗净,切片,加水2升,煎至500毫升。毛笔蘸外涂,或作湿敷,可以巩固治疗效果。”叶准盯着潘宁道。

  潘宁神情一阵恍惚。

  她似乎还不敢相信,转头一脸迷茫的看着李姓老者。

  然后。

  她走到李姓老者身边,仔细擦拭着他脸上的泪水。

  看着自家小姐的模样,李姓老者咬牙切齿道:“小姐!咱不哭,多少年咱都坚持过来了,咱不哭!”

  只是!

  潘宁却明明看到,

  这个曾经为了不暴露自己,身中一十八刀,不发一声的老汉子,

  此刻,

  已是泪流满面!

  终究是经历过大悲大难的女人,潘宁稳住心神,转身来到叶准面前,先是躬身深深一礼致谢,然后对着他展颜一笑,说道:

  “叶上师的手段很神奇,七星金针本该是先生的。”

  ‘我的妈呀!’

  叶准看着眼前的笑脸。

  连忙掏出一支棒棒糖叼着嘴里,压了压惊!

  然后!

  他将右手递到潘宁面前,貌似憨厚道:“重新认识一下。”

  “叶准!”

  “有未婚妻,未婚!”

  “要等着她向我求婚了,我才同意!在此之前,我是自由的。”

  郝万山傻眼了。

  原来真的有如此无耻之人!

  凌波丽瞥了眼痴呆模样的家伙,很不淑女地翻了个白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