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速

字:
关灯 护眼
简速 > 都市逍遥神医 > 第五十八章:你对我就这么没有信心吗?

第五十八章:你对我就这么没有信心吗?

  烟雾散尽!

  两人的身影重新出现在众人眼前。

  此刻。

  拳台之上,两人相对而立。

  众人凝神望去。

  只见之前还宛如神魔的颂帕此刻右手向外呈九十度弯曲,七窍缓缓流出鲜血。

  虽然他现在还站着,但已是强弩之末。

  颂帕好像早已失去了痛觉,现在只是不管不顾的冲向林厉。

  林厉面无表情,似乎早已猜到颂帕的动作,他身形不退反进,一个闪身便飞到了颂帕上空。

  “青龙探爪!”

  只见飞临半空的林厉对着颂帕的头颅轻轻一爪!

  “嘭——!”

  颂帕发出一声惨烈的嘶吼。

  “咔嚓——!”

  颂帕双脚所站之处竟然硬生生下陷了三寸,整个人如同一摊软肉,要不是现在还靠着皮肉拉扯,恐怕早已散架了。

  一爪!

  古泰拳传人颂帕。

  毙命!

  震撼!

  全场一片死寂!

  “弱。如果是你师父,或许还能在我手下走上两招!”看着地上那个早已气绝的泰国男人,林厉摇摇头,轻描淡写道。

  说完。

  林厉负手傲立,环视全场,淡淡道:“还有谁?”

  一楼大厅里无数武者闻言,齐齐后退一步,无一人敢开口。

  踏石而下!

  碎石而立!

  一掌杀人!

  这一切已经深深震撼住他们。

  镇压全场,魔化之后的颂帕都死在他的手里,谁还敢上去送死?

  二楼包间里,董武此刻面如死灰,双脚所站之处一摊污秽触目惊心!

  屎尿横流!

  如果可以。

  他现在恨不得直接逃离现场,让林厉这个魔鬼永远忘记他之前所说的话。

  “没有人了吗?”

  林厉目光扫视一扫,最终落在二楼门窗紧闭的蒋天养包间上。

  不仅是他。

  所有在场的蓉城地下大佬以及一层所有的看客都将目光聚集到他的包间位置上。

  所有人都看着他。

  看着这位蓉城地下第一雄豪,蒋天养蒋爷!

  二楼包间内。

  陈纯目瞪口呆。

  蒋天养无语凝噎。

  怎么办?

  他知道叶准能打。

  但是。

  再能打,你能打得过神魔?

  此刻。

  他终于没了一派淡定从容之气,一脸颓败。

  蒋天养长吸一口气,知道自己终究没法再避让了,一脸平静的推开包间房门走了下去。

  他已经看到了林厉的实力,那没道理还让叶准前去送死。

  既然他现在还是蓉城地下排名第一的大佬,那他就有必须坚持下去的理由,那怕被人一掌拍死,他也不能退缩。

  来到林厉面前,蒋天养一扫之前颓丧之气,眼中满是坚定。

  见到蒋天养登台。

  林厉一脸狐疑的看着他道:“你这步履漂浮,精气神全都外泄,明明就是一个普通人,你上来干嘛?”

  “呵呵,我乃是蓉城这五年的地下第一人蒋天养,这次‘划道’拳赛,我认输,不用比了。”

  蒋天养淡淡道。

  闻言。

  全场哗然!

  不比了?

  难道蒋天养真的没有找到一个可以为他出战的武者?

  这蓉城第一人难道不知道这次输的人要彻底退出蓉城吗?倾尽一生的努力就这样放弃,谁舍得?

  林厉闻言,眼中狠辣一闪而过。

  随即淡淡道:“我孤鹰门擂台之上从不杀非武道界人士。”

  他此言一出,满场皆惊。

  二楼之上,陈纯面色复杂的看着叶准。

  因为。

  十有八九。

  这林厉就是为他而来。

  郝万山见凌波丽转头,这次还未等他出声询问,便主动开口介绍:“孤鹰门对于凌小姐来说可能还有些陌生,但是在东南沿海这可是说一不二的超级地下势力!”

  见叶准也转头看过来。

  郝万山自然又是详细介绍了一番。

  “燕孤鹰,孤鹰门当代门主。据说他是华夏东南沿海地下秩序的制定者,掌控着华东五市的全部地下势力,所有在华东五市经商的公司都要给他上供,否则不仅寸步难行,还有可能家破人亡!”

  突然!

  郝万山像是想到什么一样脸色骤变!

  这种坐镇一方的大枭,哪可能参加蓉城‘划道’拳赛这样的小打小闹?

  看着林厉,郝万山面色复杂道:“恐怕这次林厉打着为师弟报仇的旗号,实则是为他的师门侵蚀蓉城甚至益州做准备吧!”

  陈纯闻言,心中更是惶恐不安!

  如果真如郝万山所说,这刘老三就不是请来了一位宗师,而是请来了一头饕餮!

  他的目的不是为了赚老刘三给的那点好处费,而是想以‘划道’拳赛立威,以蓉城为跳板,继而侵吞整个益州!

  想到这里。

  陈纯突然对着一楼大厅里的蒋天养喊道:“蒋爷!小心啊!”

  孤鹰门要立威,杀掉蒋天养是最好的选择!

  林厉说,他擂台之上不杀非武道界人士。

  那,

  擂台之下喃?!

  蒋天养作为蓉城地下第一的大佬肯定不是饭桶,再听到林厉来自孤鹰门之后,哪里还不知道林厉的真正目的。

  但是!

  蒋天养抬头看了一眼二楼窗口哭得撕心裂肺的陈纯,心中苦笑。

  如今,

  他进退两难。

  无论如何,今晚这大兴镇他是走不出去了。

  既然如此。

  “叶先生,陈纯跟了我十几年!我至今也没给她一个名分,我这些年行事霸道,得罪了不少人,如今事已至此,若我真的身死当场,求您给陈纯一个平静的生活!”

  “谁?蒋天养说谁?”

  “叶先生?没听说蓉城里有这么一号人物啊?”

  “他不是失心疯了吧?!”

  蒋天养发言后,就躬身弯腰站在拳台上一动不动。

  一分钟。

  两分钟。

  三分钟。

  叶先生并没有出来!

  蒋天养心中已经一片绝望!

  ‘难道叶先生也惧怕孤鹰门的势力,连这点忙也不想帮吗?’

  蒋天养摇头苦笑。

  ‘难道自己还真的相信叶先生能力挽狂澜不成?’

  此时。

  整栋小楼里陷入了片刻的寂静,只剩下刘老三得意狂笑。

  他才不在乎蓉城今后是谁做主,反正他现在也只是老三而已,对于今后谁那主动蓉城地下秩序,他一点也不关心。

  此刻。

  他就只想死死压住蒋天养和董武一头就好!

  忽然!

  二楼窗门紧闭的包间里,一个人的声音缓缓响起。

  “蒋天养,你对我就这么没有信心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