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速

字:
关灯 护眼
简速 > 都市逍遥神医 > 第六十八章:中医叶准,前来挑战!

第六十八章:中医叶准,前来挑战!

  山城喜来登酒店大堂。

  “叶上师!”

  “‘夜尊’!”

  看着叶准走出电梯,郝万山和蒋天养连忙迎了上去。

  叶准来到两人面前点头示意之后,从包里掏出一张名片,上面写着贝微微的电话和联系地址。

  “走,我们出发!”叼着棒棒糖,叶准大手一挥,兴奋道。

  “嗯?!”

  感受到叶准高昂的斗志,郝万山和蒋天养两人都是一愣。

  随即。

  震惊的无以复加!

  要知道。

  哪怕当初在“划道”拳赛对战武道宗师林厉。

  他也没有表现出如此兴奋的状态。

  短暂失神之后,郝万山连忙道:“好的!”

  蒋天养显然不止对山城茶馆一带熟悉,根本不用车载导航指引,叶准他们很容易就找到了朝天门1号。

  其实。

  这个地方并不难找。

  就算第一次到山城的人,也很容易找到。

  嘉陵江码头一块宽阔广场上,在一排漂亮时尚的现代化楼房中间,屹立着一幢造型古典精致的三层小楼。

  小楼是仿古建筑,雕梁画栋,富丽堂皇。

  小楼大门两侧和门楣都用楷书写着一行工整严谨的大字。

  郝万山看着眼前的大字,忍不住读出声:“中华国粹,杏林春暖。医药德仁,橘井泉香。”

  “山城针王!”蒋天养盯着门楣,凝重道。

  “唔——!”

  叶准激动的拍了拍手掌,高兴道:“装修古典雅致,对联寓意深远,这才像话嘛!”

  他是真的激动。

  下山这么久,他几乎就没有遇到过像样的中医圣手,早就技痒难耐了。

  “针王哎,想来应该是有些真才实学的!”叶准站在门口想道。

  正当郝万山准备上前敲门。

  突然!

  红铜大门一下从里面打开,然后接连响起了几声喊叫。

  “来了!”

  “他们来了!”

  蒋天养闻言,顿时犹如吃了老鼠一样恶心。

  因为。

  他从刚刚的喊声里就至少听到了两个熟人的声音。

  果不其然。

  胖弥勒张耀扬和西康市高志飞两人一高一矮,一胖一瘦从门里迎了出来。

  “哎呦喂,你们怎么才来啊!”张耀扬自来熟一般拍了拍蒋天养的胳膊。

  “就是!”高志飞抱怨道:“我们把茶水都快喝没味道儿!”

  “啥?”蒋天养一脸错愕。

  “嘿!”张耀扬疑惑地道:“你们不是要挑战贝微微小姐吗?”

  高志飞一挥手打断了张耀扬的问话。

  两人一左一右,拉着蒋天养的胳膊就把三人连推带拉弄进了大门,好像生怕他们三人跑了一样。

  进到大门一看。

  好家伙!

  益州七市的大佬悉数到场。

  甚至极个别不懂中医的大佬更是连夜请到了几名身穿长袍的中医来为自己充当讲解员。

  看着蒋天养还是带着昨晚的一老一少,众大佬忍不住奇怪道:“蒋老大,你们不是要挑战贝微微小姐吗?请的人喃?在哪儿?”

  蒋天养转头一脸无辜地看着叶准,现在他也不知道怎么说才好。

  倒是叶准一点也不慌。

  取下口中的棒棒糖重新装好。

  还没吃完喃。

  不能浪费。

  整理了一下衣服。

  叶准排众而出。

  来到大厅中央站定。

  对着前方内堂拱手之意后,高声道:“中医叶准,前来挑战!”

  “呵——!”

  “还真是这小子啊!”

  “哎,没意思,我还以为蒋老大至少得连夜从他们蓉城国医学院请个教授什么的来充充门面喃。”

  片刻功夫。

  一个十七八岁的小丫头从内堂跑了出来。

  她来到叶准面前,先是上下打量了三人一眼,随后鄙夷道:“就你们?挑战我们家小姐?有病吧!”

  “我没病,但我身边这位老先生有病,他这病,想要根治,就得用到你们贝家的百年何首乌。”叶准解释着说道。

  小丫头一脸严肃的看了叶准一眼,语气凝重道:“嗯!他有病,你也有病,疯病!”

  “哈哈哈...”

  “这小丫头嘴真厉害,我会所需要一个前台,你要来吗?”

  “......”

  叶准也没有想到这么一个看似人畜无害的小女孩竟然有一张这么毒的嘴,顿时只能尴尬的摸了摸鼻子。

  “小婵,退下吧!”

  随着一道清冷的声音响起,贝微微终于从内堂走了出来。

  看着眼前的女子,叶准不由眼前一亮。

  今天贝微微的打扮完全不同昨日。

  一身白色练功服,高高的马尾扎在脑后,容貌清冷,胸部挺翘,身材高挑,英武之气甚至一点都不比叶准在动车上遇到的警花蒋英差。

  来到叶准面前,贝微微一脸笑意地上下打量着叶准,像是张网等待着猎物主动送上门的猎人。

  丝毫不受众多大佬围观的影响,也完全没有对叶准回礼的意思,她返回主位坐下,皮笑肉不笑地说道:“你叫什么?还真敢来了?我还真是佩服你的勇气。可惜勇气并不能当饭吃。”

  “刚刚进门看到的那副对联不错。我很喜欢。”叶准站在场中一脸笑意,没有因为贝微微的言语攻击而生气。

  “看不出,你还有点眼界。”贝微微闻言,先是一怔,随后得意道:“这对联没什么历史价值,不过却是我们华夏有名的武道界巅峰强者,‘龙头’韩点将为了感谢我爷爷替他施针特地亲笔书写的。”

  “嘶——!”

  “竟然...竟然是华夏‘龙组’老大韩点将为贝针王亲自提写的对联?”

  “韩点将?”

  “是不是那个十年前带着五人抵挡印联邦三千虎狼,还能全身而退的华夏战神?”

  “对对对!就是他。”

  “难怪贝家这十来年地位越发牢不可破!”

  ‘又是这个韩点将?’听到众人议论,叶准眼中精光一闪,暗想道。

  “这么有来头?”叶准佯装惊讶道。

  贝微微倨傲无比:“那是自然!”

  叶准沉吟片刻后,说道:“这样吧!我们赌得再大一点,如果你输了,不仅要把百年何首乌送我,还要把那副对联也取下来送我?”

  “嘿!”

  “这傻小子,真不知道死字怎么写的啊?”张耀扬一张胖脸上满是嘲弄。

  “如果你输了呢?”贝微微气愤地说道。这家伙还真是把自己当成个人物了。

  叶准摩擦着下巴,想了想,说道:“我要是输了的话,百年何首乌也不要了,对联也不用你取了,对你没什么损失啊!”

  听了叶准的赌注,贝微微胸口起伏不定,差点儿气得吐血。

  “叶准对吧,你把别人都当成傻子了吗?这样的小把戏在那些女大学生面前耍耍就行了,别在人前丢人现眼。如果你输了的话,就跪下磕头道歉!”贝微微指着叶准厉喝道。

  “一株百年何首乌就想让我跪下?”叶准摇头。虽然贝微微长得挺漂亮,但他还是觉得自己亏大了。

  “什么?!”这话贝微微更不爱听了,怒骂道:“你的膝盖有我家镇家之宝金贵?你也太拿自己当回事了吧!”

  “当然喽,我可是人!不过,既然你这么要求,那就这么成交了吧。”叶准笑呵呵地说道。

  从人品看医品。

  这贝微微的养气功夫显然不到位嘛。

  看来。

  修为还远远不够啊!

  真正高明的医生,尤其是中医,都讲究静心、治病、救命,这贝微微三两句话就被自己激怒了,一旦遇到突发情况,还怎么救人性命?

  贝微微在大庭广众之下落了下风,自然不甘心。

  她狠狠瞪了叶准一眼,冷声道:“如果你是来耍嘴皮子的话,你该干什么就去干什么吧。如果是来切磋医术的,那就跟我进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