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速

字:
关灯 护眼
简速 > 都市逍遥神医 > 第六十九章:天行九针‘大泄刺’!

第六十九章:天行九针‘大泄刺’!

  “叶上师,这贝微微也太高傲了吧!”

  郝万山皱着眉头,忍不住出声道。自从他铁了心跟着叶准,什么时候见叶准被人这么嘲讽过。

  而且。

  他觉得。

  叶准被这般对待全都是因为他。

  心底有些歉意。

  叶准似知道他心中所想,摆了摆手,无所谓道:“无妨,你也不要有什么负担,切磋医术也是我心头好。”

  郝万山闻言,心中愧疚更甚。

  “哼!”名叫小婵的年轻女孩瞪了叶准三人一眼,冷声道:“不知量力!”

  她跟着贝微微多年。

  自然知道贝微微对医术的执着。

  虽然贝微微年纪不大。

  但她见过的病例却不比那些老中医少。

  “走吧,赶紧的!别让我们等久了。”张耀扬冷笑道。

  一群大佬明争暗斗多年,这次能亲眼看到蒋天养出丑,他们自然急不可耐。

  也不等叶准他们动作。

  一众益州大佬跟着小婵率先进了身后小楼。

  叶准笑了笑,并不在意。

  跟在众人身后走近古色古香的古典小楼。

  顶着贝海石针王孙女的头衔,小楼里面的生意非常好,无数的人进进出出。在候诊区的沙发上,还等着长长地一排等待救治的患者。

  叶准看到眼前景象兴奋地直搓手。

  对于立志成为国医圣手,弘扬中医文化的叶准来说,没有什么是比这场面更让他兴奋的事了。

  在小婵的带领下,一群人进入一间宽敞明亮的房间里。

  房间陈设相当中式。

  一桌,一椅,一张单人床,房间四周墙上悬挂着巨幅的人体脏腑图和穴位走势图,贝微微坐在椅子上,身后是一面存放着各种药材的木柜。

  几个人排队等候在门后,有老有少。

  显然。

  他们是专程来找贝微微治病的。

  此刻。

  身穿一身白大褂的贝微微端着诊位,一闪大眼闪烁着好战的神色,她猛地一抬头,看着走近诊室的叶准出声问道:“你准备和我比什么?”

  “据说你们贝家被誉为‘山城针王’,那我就和你比针灸好了。”叶准笑了笑,说道。

  “哈哈哈!”

  “竟然想和贝家比针灸?你怕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的!”张耀扬闻言,先是一愣,随后忍不住放声大笑。

  旁边等候就诊的几位病人也微微摇头。

  虽然他们不敢向张耀扬一样肆无忌惮的嘲笑叶准等人。

  但很显然。

  他们对于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轻人一样不看好。

  贝海石的针王之名可不是自己封的,而是益州中医学协会公认的!

  贝家的‘天行九针’传闻之中,是医圣扁鹊留下来的,这是中医为数不多流传下来的完整针法,可以通过刺激人体穴位,来疏通经络、调和气血。

  “你可以选择其他的方式。”贝微微眉头一皱。

  这个家伙还真是真知死活,竟然敢选择自己最强的一块儿来比较。

  她这么说的意思。

  就是想告诉叶准。

  无论他选择比拼什么,自己都可以奉陪到底。

  贝微微自幼跟着他爷爷看诊,除了得到家传‘天行九针’,还会推拿、处方等各个方面,别看年轻,几乎属于全能型的中医医生。

  “没关系。”叶准摆手说道:“既然我后面又加大了赌注,肯定不能让人觉得偷奸耍滑,就从针灸这一块儿把你击败吧。”

  “哎,你怎么说话呢?说你胖,你还上了?贝医生和你比,那是看得起你。你装什么大半蒜?”

  “懒蛤蟆打哈欠,口气不小,你怎么知道你会赢?我看,你给贝医生提鞋都不配。”

  “这年头,想走捷径的人太多!浮躁!”

  这一次。

  不用贝微微开口反击。

  那些之前在贝家看过诊的山城人就开始出声帮腔了。

  叶准见着场景不仅不恼,反而暗自点头。贝微微能得到这么多病人的拥戴,说明她真的为这些人解除过病痛,确实是有些真才实学。

  想到这里。

  他对接下来的斗医更加充满了期待。

  贝微微实在是受够了叶准这对一切都无所谓的态度。

  她轻轻挥手制止了众人对叶准越来越难听的辱骂攻击,冷笑着说道:“废话少说,我们手底下见真章。你睁大眼睛看好了。看看什么才叫做真正的针灸。”

  贝微微走到一个中年妇人面前,问道:“什么地方不舒服?”

  “可能是中暑了吧,贝医生,麻烦你再帮我看看吧?”中年妇人面色惨白,有些无力地看着贝微微,说道。

  贝微微看了中年妇人体征,片刻之后,认真道:“面色苍白,心悸气短,全身无力,确实是中暑了。”

  贝微微自信转身,打开针盒,同时取出两根2寸毫针捏在手心。动作无比娴熟的擦拭消毒。

  然后。

  她两手一分。

  一左一右,两根针分别捏在两手手指之间。

  “王医生,这中暑也可以用针灸治疗?”张耀扬看着贝微微的动作,转头对着身边一个身穿灰色长袍,留在山羊胡的清瘦老者问道。

  “人体经过长时间的酷热,然后内火在不断在体内生出,从而慢慢的中暑。”那姓王的老者闻言,沉吟片刻后,继续道:“通常治疗暑气需要阴中养阳,慢慢的调养,像贝医生这种采用针灸猛泄内火的治疗我还从来没有见过。”

  “是啊!这般激进的治疗方法委实让人难以捉摸!”

  “脱掉外衣。”贝微微对身边的质疑视而不见,神情专注地对患者说道。

  中年妇人见贝微微两手持针,脸色惨白的问道:“贝医生,会不会痛?”

  “不疼,就像是蚂蚁咬一下而已。”贝微微出言轻声安慰道。

  听到贝微微这么说,那中年妇人这才脱掉外衣躺在单人床上。

  “不要动,闭上眼睛。”贝微微吩咐道。

  妇人一一照做。

  贝微微深呼吸一口气,两手突然间同时出动。一上两下,平刺推进。

  那中年妇人像是没有任何知觉似的。

  一动也不动。

  眼睛都不曾睁开下。

  被针刺的部位竟然丝毫感觉不到疼痛!

  “咦——!”

  看到贝微微出手,留着山羊胡的王医生忍不住震惊出声道:

  “‘天行九针’第一式:大泄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