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速

字:
关灯 护眼
简速 > 都市逍遥神医 > 第七十二章:鬼门镇天行!

第七十二章:鬼门镇天行!

  “王医生!”

  “大先生!”

  “刚才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腿软了喃?”

  见王医生颓然坐地。

  诊室里顿时乱成一团。

  高志飞,张耀扬等一众大佬连忙指挥着手下将他扶起来。

  片刻之后。

  王医生看着叶准。

  羞愧,震撼,一股脑全涌了上来。

  张耀扬等人虽为大佬。

  但终究是中医门外汉罢了,最多也就看个热闹。

  可自己。

  好歹也是个学医大半辈子的人。

  可笑之前还居高临下的妄加评价,没想到真正的小丑竟然是自己。

  见王医生情绪稳定下来,张耀扬等人终于反应过来。

  “干嘛啊,这就治好了?”

  “他小子不会是蒙我们不懂吧?”

  “拿几根银针乱戳一气,就算治好病了?”

  叶准把银针消毒后收进针盒,笑着说道:“有没有效果,应该让患者说话。”

  “呃....口不臭了,现在也不觉得头重脚轻的,其他的变化倒是没什么,只是感觉轻松多了。”胖子青年左转右转一脸神奇地说道。

  胖子青年的一句话如同当头一棒。

  打得诊室众人晕头转向。

  静!

  鸦雀无声!

  诊室里张耀扬指着叶准突然失语。

  小婵目光呆滞不敢置信,一肚子准备好打击挖苦的话说不出来。

  小脸憋得通红。

  高志飞脸上由喜转惊!

  如果王医生不是他们西康市的‘大先生’,如果这个胖子不是先到贝家诊所里来治病的,他甚至都怀疑他们是叶准请来的托。

  是谁说千寒易除,一湿难去?

  是谁说这小子不知死活?

  “怎么样?还能入你法眼吧?”叶准看了眼满脸呆滞的王医生,转头对着面色复杂的贝微微笑着说道。

  “如果这位先生说的是实话。”贝微微看着叶准,犹豫片刻后,低声道:“那算我们平手?”

  什么?!

  满屋人都是全身一震,张耀扬更是露出难以置信的目光。

  贝微微是谁?

  贝海石亲孙女,‘天行九针’下一代铁定传人。

  怎么会平手?

  怎么可能平手?!

  “平手?!”叶准盯着贝微微,良久之后,他才出声道:“你...真觉得我们是平手吗?”

  叶准施展的正是《鬼门十三针》中的第四针:阳关三叠!

  这‘阳关三叠’针法对湿、热、寒症都极为有效,就是对施术者体能消耗巨大。

  叶准如今体魄比常人的确强了不止一点。

  但是。

  想要毫无顾忌的使用‘阳关三叠’针法,还是要他达到丈一金身才能做到。

  而正是因为他到后期体能消耗巨大,施术速度慢下来,才让贝微微和王医生发现了真相。

  《鬼门十三针》多有名,根本不用叶准赘述。

  他的师侄邹子清仅仅是学会了第一针“烧山火”就已经名震益州。

  如果贝微微和王医生没看出来的话。

  那么。

  只能说明这西康‘大先生’和山城‘小针王’徒有虚名!

  因为。

  别说医术,

  就是论对中医历史的了解,叶准与他们两人都不是一个级别。

  此刻。

  面对众人投过来的目光。

  贝微微有些闪躲。

  脸上挣扎片刻,声音苦涩道:“你赢了。”

  贝微微自打昨晚第一次见到叶准,就看不上这个年纪轻轻,说话做事就一副超然物外的家伙。

  这种人贝微微自信见的多了,无非就是个江湖骗子罢了。

  这样的人能有多么高明的医术?

  谈到医术。

  贝微微确实有这份实力看不起绝大多数人。

  一方面是这些年中医确实式微,另一方面是她对自己这十年来潜心学医的自信。

  当别人家同龄女孩在谈论哪款化妆品更好,那个品牌的衣服更时尚时,她在成百上千的中草药里分辨药性,药理。

  其实。

  说到底。

  贝微微和叶准之间并没有深仇大恨。

  相反。

  他们是属于同一类人。

  都是对中医抱着执着态度的医者。

  只是。

  贝微微就是看不上叶准无论什么时候都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

  今天叶准竟然真的赴约前来,这让她很意外。

  而且。

  叶准竟然施展出了她之前只肯相信是存在在传说的一种针法。

  输了。

  输得心服口服!

  眼前这个男人,不仅医术了得。

  而且。

  他竟然真的会被中医界公认,最神秘的《鬼门十三针》!

  不是‘烧山火’。

  不是‘透心凉’。

  甚至不是‘虎杖刺’。

  而是对施针者精、气、神要求更高的第四针:阳关三叠!

  那样的出针方式。

  那针尖如同舞者的脚尖鬼魅般旋转跳跃。

  这一切都告诉她。

  这个男人会《鬼门十三针》!

  这是每一个中医传承者的最终梦想,终极追求!

  多少年没有《鬼门十三针》‘阳关三叠’成功施展的消息了?

  两百年?

  三百年?

  现在。

  竟然就这么不经意的出现了。

  如果把这个消息传播出去,一定会让无数人为之疯狂吧?

  “开玩笑的吧?!”

  “贝家‘天行九针’竟然输给了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年轻小子?”

  “怎么会输喃?”小婵来到贝微微面前,死死拉着她的衣袖不敢相信。

  她八年前跟着贝微微,这么多年,从来没有见到过心高气傲的‘小贝针王’如此颓然,一时间竟然难以接受。

  “这真的是‘阳关三叠’吗?”贝微微颤声道。虽然已经知道答案,但她还是忍不住出声问道。

  叶准笑着点头:“是的,如假包换。”

  “你确实有自傲的资本。”贝微微盯着叶准看了半天,一脸苦涩道。

  “‘天行九针’也不错,如果你能把九针学齐,以你的年龄,未来七十年,中医调理疏通一途上,你就是那座被人瞩目的大山。”叶准衷心说道。

  贝微微表现出的实力赢得了叶准的好感,见她情绪低落,忍不住出声宽慰。

  贝微微摇了摇头,并不答话。

  她以为叶准此时只是在用一个胜利者的姿态戏弄自己。

  ‘天行九针’中的第九针已经失传近百年,怎么还有可能学齐?

  “百年何首乌是我贝家家宝,门口的对联也是我爷爷视若珍宝的东西,我都没有资格答应给你。”贝微微语气低沉道:“要怎么办,你说吧。”

  “嗯?”叶准面色微变。

  对联是个添彩,他可以不计较。

  但是。

  百年何首乌却关系到郝万山能否重铸道基,也是他们此行的目的。

  “对联,我可以不要。”叶准一脸严肃道:“但是百年何首乌,我必须拿走!”

  “换一样?”贝微微哀求道。“我给你一千万?”

  山城但凡有点地位的人都知道,那百年何首乌是贝海石最看重的东西之一。

  如果真被叶准取走。

  贝微微必定会寒了老爷子的心。

  如果拒不出让,山城贝家针王的名声也彻底毁于一旦。

  此刻。

  偌大的诊室里鸦雀无声。

  “贝家说话算数!愿赌服输,这百年何首乌自然归你所有。门口那对联,你若真心喜欢,我们也会给你。”

  一个洪亮的声音骤然响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