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速

字:
关灯 护眼
简速 > 都市逍遥神医 > 第七十九章:你为横练,我有金身!

第七十九章:你为横练,我有金身!

  江面上。

  叶准拦在大汉与游艇、观光船之间。

  看着眼前的大汉,他双目散发寒光,第一次生出杀心!

  下山以来。

  无论是对战洪武还是林厉,叶准都未曾动过杀念,毕竟比武,只要不伤及普通人的性命,他都能接受。

  但是!

  眼前这个大汉显然没有叶准这样的觉悟。

  刚才。

  如果他不抡竿截停小舟,任由它和游艇相撞。

  蒋天养等一众大佬加上旁边几只观光船上的游客必定受到波及全部落水。

  到时候。

  哪怕全力营救,也一定会出现伤亡!

  “叶准?”江上大汉似乎对于刚才惊险一幕不以为意,抱臂平静道。

  “盖聂?”叶准盯着眼前宛如修罗的男人,双眸寒如雪,冷冷道:“视人命如草芥,天道难容。”

  大汉看了看叶准身后惊魂未定的众人,笑了笑,故作讶异:“哦?”

  “生而为人,便都应是平等的,修为从来都不是为所欲为,践踏性命的资本。”叶准眼神愈发凌厉。

  盖聂壮汉不轻不重哦了一声,摩擦着牙齿,发出金属碰撞般的声音,冷声道:“世间万物皆平等?那为什么又有食物链一说。”

  看叶准沉默,盖聂得意一笑。

  然后。

  他抬头望向游艇上的一众大佬,

  目光扫去。

  游艇上的大佬们尽低头!

  就算是彻底倒向叶准的蒋天养和董武两人,也不得不低首。

  只有郝万山死死的抓着护栏,脸上一片铁青。

  一人压一城!

  只见盖聂立在江面之上,朗声的道:

  “洪武和林厉两个废物,输了也就输了,但他们终究是我的师弟,是我孤鹰门的人。”

  “你废了我两个师弟,那就必须给我盖聂!给我孤鹰门一个交代!”

  盖聂猛地抬头看过来,怒喝道:“竟敢阻止我孤鹰门扩张?简直不自量力!”

  “我盖聂逆水而来,就要当着你一众蓉城废物的面,杀你!”

  江风呼啸,

  但盖聂每一句话都一字不漏的灌进他们的耳朵。

  整个游艇。

  十几二十个蓉城大佬顿时鸦雀无声。

  而一旁。

  观光船上不明真相的游客却猛地炸开了锅。

  “这拍电影?”

  “决战蓉城江面?!”

  “快快快,手机!录像,要火!”

  看着丝毫没有要躲闪的观光船,叶准眉头下意识皱了皱。

  他不怕和盖聂生死相搏。

  但是。

  他不想伤及无辜。

  叶准死死盯着盖聂,郑重其事道:“你要是敢罔顾性命,我今天必定杀你!”

  “吓死我了!”盖聂哈哈大笑。

  随后。

  “我可是‘巨灵神’盖聂!”他突然收敛笑意:“普通凡人,宛如蝼蚁,死了也就死了,他们和我等从来就不是平等的!”

  面对自称‘巨灵神’的盖聂,叶准流露出一丝讥讽笑意。

  “‘巨灵神’‘巨灵神’,你自以为是超脱凡人的神,其实不过是井底之蛙,坐井观天罢了。”

  叶准在山中随师姐叶上珠修炼十八年。

  在他心中。

  如果这世间真的有神的存在。

  只能是他的师姐!

  无论是神,还是仙人,都不应该是草菅人命之辈。

  看着一眼压得一城大佬抬不起头的盖聂,叶准沉默片刻,摇头道:“死亡面前,众生平等。”

  闻言,

  盖聂眼神阴毒。

  两百米宽的锦江江面上,无风为无波,然后仿佛有两颗巨石同时砸入江中,破开江面!

  动了!

  白衣叶准动与游艇前!黑衣盖聂则动于小舟处!

  两道身影就那么直直地对撞而去!

  一白,一黑。

  两道身影在宽阔的江面撞击在一起之时,势之大浩然,以至于附近七八艘停下的观光船和游艇被击起的波浪推击得向江岸滑行了三五米远。

  在郝万山等人眼里。

  叶准和盖聂仅仅是一触既退。

  那抹黑色魁梧身形直接倒滑出去,一退近百米!

  而那道白虹则是倒退到游艇侧面,双肘抵住艇璧,绝不让自己后背撞靠游艇!

  硬碰硬。

  没有技巧!

  双方都是分开即启动,一撞即分开,只是两人的撞击一次比一次更为迅猛。

  叶准看着已经被水波推上锦江岸边的观光船,心中大定。

  他之所以一直与盖聂展开对撞,就是希望利用对撞产生的冲击力将那些停泊在江中心的观光船推上岸去。

  “嘭——!”

  两人再次分开。

  “叶准!”盖聂怒吼道。

  很显然,通过几次对撞之后,他也看出了叶准的企图。

  他无论如何也不能容忍叶准在与他对战的时候还分心去照顾那些蝼蚁一般存在的普通人的安危。

  这位孤鹰门大师兄身形稍作停顿,然后一步一步踏江前行,怒吼与脚步皆响如雷声大震:“叶准!我要你全身筋脉尽断,窍穴尽毁!”

  随着盖聂一声怒吼,他催动秘法,全身青筋猛胀,衣服瞬间炸裂,露出青黑如铁的皮肤,整个人都膨胀了一圈,化作近两米五高的大汉。

  “嗯?血统吗?”叶准看着盖聂的变化微微愣神。

  “叶上师小心啊,这是盖聂的秘技‘解放’,催动之后,人体极限被打破,全身硬如钢铁,气力更是增加十倍不止!”郝万山急切叫道。

  “来不及了!”盖聂冷哼一声,两人再次撞在一起。

  “轰隆!”

  这一次。

  那道高达两米五的黑色身影仅仅是后退了十多米便稳定了身形!

  而叶准则整个人都嵌入游艇侧面,而且退势不减,竟连人带船在这一撞之下,直接被推上了锦江东岸!

  全场死寂!

  蒋天养等人已经吓的说不出话来。

  他们已经被深深震撼住了!

  强如夜尊都盖聂的一撞之下嵌入了船体,还有谁是这神魔的对手?

  早前已经上岸的一众观光客此刻早已忘记了拍摄。

  “那黑皮肤的...难道是神魔吗?”

  “这...根本不是拍戏,对吧?!”

  “我不知道,不要问我啊!”

  “......”

  “夜尊...没事吧?”董武颤颤巍巍地往下看去。

  “不...不会已经死了吧!”

  蒋天养转头看着郝万山,犹豫着不知怎么开口。

  郝万山望着远处江面上的盖聂目光凝重。

  此时盖聂表现出的实力显然已经不是一个先天武道宗师该有的水平,而是先天武宗中期境!

  最关键的!

  他还是一个练硬功的横练武宗!

  “嗯?”

  “死了吗?”

  江上的盖聂眺望着岸边的白色游艇,皱着眉头自言自语道。

  下一刻!

  百米开外的岸上,突然传来一个笑声:“总算把锦江上的船彻底清空了,这下我可就真要施展一次金身了。”

  只见锦江东岸,一袭白衣的叶准,脸上神情快意至极。

  如释重负。

  再下一刻!

  叶准哈哈大笑道:“金身法相,起!”

  锦江东岸。

  金光乍现。

  叶准身形骤然拔高一丈,只见这如同真武大帝降世的年轻男人双拳如炮,击向江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