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速

字:
关灯 护眼
简速 > 都市逍遥神医 > 第八十六章:这个男人,好可怕!

第八十六章:这个男人,好可怕!

  阶梯教室里的大学生一个个都愣在原地。

  “我并不觉得传统的‘望、闻、问、切’会被取代,我也没有觉得中医会没落...”

  不管是中医药系的学生,还是外系的学生。

  此时。

  都觉得这个陌生的年轻男人是在哗众取宠,只是为了博人眼球罢了。

  但凡对蓉城国医学院有点了解的人都知道,国医学院里最容易进的专业就是中医药。

  而进入中医药专业百分之九十的学生都只是冲着一个大学本科文凭来的。

  他们甚至根本就没有想过毕业之后要从事与专业相关的工作。

  别的不谈。

  单从就业来说。

  中医毫无疑问是目前就业面最窄,就业前景最差的专业。

  现在突然跳出来一个人告诉你中医不会没落。

  谁信?!

  一旁的李建刚开始看到叶准被叫起来回答问题的时候,还是一脸开心。

  因为他觉得这个哥们能一来就插班进大四读书,肯定有什么过人之处。

  最次。

  也是能看清形势的人。

  只要他回答的漂亮。

  自己和他一个寝室起码脸上有光,再加上他和四大校花的关系。

  说不定还能近水楼台先得月!

  结果亲耳听到叶准这天方夜谭的话。

  李建整个人都蒙圈了。

  上学第一天就敢这么怼授课老师的?

  学院里只要是对陈一凡有点了解的,谁不知道他最鄙视的就是中医学?

  要不是为了追庄晓莹,他会来给中医药专业上课?

  “哥...哥们儿,你这是...”

  同一时间。

  教室里经过短暂沉默,突然爆发出哄堂大笑。

  甚至有些喜欢陈一凡的女学生直接眉毛都倒立起来了。

  “你谁啊,怎么看不清状况啊,中医没落是肯定的!”

  “就是!没看到陈教授都定了调子了吗?让你回答是给你面子,能答就答,不能答趁早滚蛋。”

  “陈教授留学多年又是博士,你一个大学没毕业的愣头青也敢质疑陈教授的判断!”

  庄晓莹怔怔地看着叶准。

  她虽然很想声援一下他,但在杜芷晴和董佳佳的眼神示意下还是停止了动作。

  更重要的是,她也不太认同叶准的观点。

  虽然她知道叶准的医术的确很厉害,但是一个人毕竟不能拯救整个中医行业的颓势。

  一边是自己救命恩人的一家之言,另一边是整个学院集体的声音。

  她退缩了。

  对于众人对叶准的嘲讽,陈一凡视而不见。

  他先是虚空按了按,示意教室安静,然后“鼓励”是的看向叶准:

  “我们应该允许有不同的声音,正所谓道理不辩不明,既然这位同学能提出这样的观点,显然是经过深思熟虑。”

  “不过...”陈一凡转身盯着叶准道:“不过这位同学,既然你说‘望、闻、问、切’不会被取代,那你对《影像诊断学》又了解多少?”

  叶准用并不怯弱也不理直气壮的声音道:“我不太懂。”

  闻言。

  教室里又爆发出一阵嘲笑。

  陈一凡这次没有制止,而是再次转头望向叶准,面无表情道:“不太懂不要紧,只要你能说出让大家信服的理由就行。”

  “但是!”

  陈一凡停顿片刻,冷冷道:“如果不能,接下来请你离开教室,不要耽误我们上课。”

  望着眼前的年轻人,陈一凡心中冷笑。

  就这,

  也配和我同处一室?

  看着偌大教室里众人的反应,叶准心中一阵苦笑。

  中医已经这么不受人待见了吗?

  突然!

  他望向庄晓莹。

  别人不知道‘望、闻、问、切’的厉害他可以理解,毕竟眼见为实的道理他还是懂。

  但是!

  庄晓莹可是亲眼见到过他施展医术的啊!

  而且她自己也是学习中医的,怎么连她也对中医没有信心?

  想到这里。

  他选择继续凝视庄晓莹,可奇迹并没有发生,她还是没有说一句话,而转头和杜芷晴等人低声交流。

  他不怪她的谨慎。

  可是。

  他只是觉得一个女人,在某些时候,能坦率的讲出自己的所见所闻,应该会很动人。

  真失望啊。

  在这样的氛围里学习,和这样一群连自己专业能不能守护的人在一起。

  这学,

  不上也罢!

  叶准深吸一口气。

  他豁然走出座位,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却不是径直离开教室,而是走向阶梯教室的讲台。

  然后。

  在整间教室的目瞪口呆中开始陈述。

  “无论中医还是西医都不存在谁取代谁的说法。”

  “归根结底,只有相互取长补短,求同存异,才能彼此促进,达到治病救人的根本目的。”

  “影像诊断或许相对精准,但‘望、闻、问、切’也并非向你们所想的那样一文不值。”

  叶准看到陈一凡嘴角一动,就立刻知道他想要说什么。

  “或许你会说,医学是严肃的,所有判断必须基于实例。”

  整个阶梯教室门里门外此刻鸦雀无声。

  只有叶准一个人的声音回荡着。

  “我来告诉你们病例:有的人外表很健康,从来无病,精力旺盛,一摸他的脉,跳的非常强,毫无柔和,一摸,弹起老高!”

  “这种脉,这种病人的情况,表现明显,脉象简单又好掌握。中医上就是,阳气者,烦劳则张!”

  “这种病就不是仪器能检查出来的,他各方面都健康无病,精力旺盛异于常人,也不知疲倦。”

  “一般普通人,一般医生肯定会被这种表象,所蒙蔽。”

  “以为他真的很健康!”

  “其实”

  “是死症!”

  “发现不及时,就会死于心血管炸裂!”

  “等等!”

  陈一凡被叶准这一连串逻辑环环相扣的表述惊的脸色苍白,好不容易抓住间隙阻止道!

  “就算传统中医也能诊断出危重疾病,但这并不能支持你中医不会没落的判断!”

  叶准冷笑一声。

  “哪怕到了今天,又有多少人能保证定期得到影像诊断?!”

  这一句话。

  直接穿透了在场的每一个人的心脏!

  是啊!

  影像诊断固然精确。

  但是!

  又有多少人能随时随地的享受到这么全方位的诊断?

  如果没能及时发现...

  或者!

  如果能及时通过传统中医诊脉被发现...

  简单的区别!

  那可就是一条鲜活的生命啊!

  此刻。

  庄晓莹早已重新抬起头,紧紧咬着嘴唇,盯着叶准的眼眸里神采奕奕。

  陈一凡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十分难堪。

  这是打脸。

  直接!

  彻底!

  “望问闻切,这个传统诊察方式不能丢,不仅不能丢,还应该推广应用!”

  最后。

  叶准面无表情的扫视了一众中医药系的学生,瞥了一眼沉默不语的庄晓莹,冷冷道:

  “其他系的人,我姑且认为他们不懂中医。”

  “但是你们!”

  “选择中医而不自信!”

  “你们要知道,中医传承超过千年,在西医还没有进入华夏的时候,它是你们唯一选择!”

  最后一句话落下。

  整间教室鸦雀无声,

  针落可闻!

  这个男人,好可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