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速

字:
关灯 护眼
简速 > 都市逍遥神医 > 第八十八章:最难,最险,让他上

第八十八章:最难,最险,让他上

  要不是一路上都有抱着教案,挂着教授、讲师胸牌的人向这位老人远远行礼。

  叶准真想转身就走。

  因为如果忽略这是大学校园,眼前这个背着手,头发稀疏,笑眯眯的老头真的很像那种不得志的江湖骗子!

  大约十分钟之后。

  叶准随着老人来到了蓉城国医学院附属医院行政楼七楼。

  老人随意推开一间办公室大门。

  坐在宽大办公桌后面的一个秃顶中年男人见到来人之后,猛然起身。

  连忙将茶杯放到一边,赶紧把位置腾出来,谄媚地笑道:“老校长,您今天怎么有空来这里了?”

  “给你送人才来了。”眼睛瞟了一眼门外的叶准,老人依然一副笑眯眯神色。

  中年男人闻言,有些傻眼。

  但他毕竟是见风转舵惯了的人,连忙一脸惊喜道:“难道您把陈一凡那小子给说动了?他终于肯到我们附属医院坐诊了?”

  “哎呀!还是院长您面子大,您不知道啊,我都亲自上门去游说了三五次了,但那小子就是死不松口,害的我这个医院院长一点面子也没有。”

  “不是,我给你找的是这小子。”老人双手负后,头朝着门外看了看。

  名叫李志强的中年院长此刻彻底蒙圈了。

  难道学院里又新引进了什么外国留学回来的高级人才不成?

  不对啊!

  他挂着学院副院长的职务,人事调动他应该有资格知道啊。

  而且!

  能被老院长称之为人才的,他更是不可能不知道。

  于是。

  李志强对这个站在门外只隐约看到一个身影的人越发好奇。

  老人见叶准始终站在门外,还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说道:“傻站着干嘛,还不进来。”

  “哦。”叶准虽然越发莫名其妙,但还是依言走进了办公室。

  毕竟。

  之前老人在校门口说的那句话,对他是在太有诱惑!

  李志强见来人穿着普通,看长相更是年轻的不像话,顿时有些疑惑。

  这个年轻人,就是老校长口中的人才?

  还不等李志强出言询问。

  老人却率先开口了。

  他的脸上似乎永远挂着笑容,看着叶准就好像看到一块稀世珍宝,“插班第一天就当众怼了我们学院最年轻的副教授,是不是觉得我们学院名不副实?这学不上也罢?”

  黄志强闻言,脸上肌肉一阵剧烈抽搐,不敢置信。

  他这学期还没有开学就听说学院里来了一尊大菩萨,甚至整个蓉城国医学院的中高层领导都开始怀疑老校长和邹老教授两人是不是老糊涂了。

  不然。

  一个档案资料如同一张白纸。

  甚至连小学毕业信息都查不到的人,怎么可能入学蓉城国医学院,还是直接插班到大四毕业班?

  要知道蓉城国医学院虽然不是985、211,可也是名副其实的西南第一中医学院啊!

  “志强啊,把你们分管人事的医院副院长叫上来,我有几句话说。”不顾还没反应过来的李志强,老人淡淡开口吩咐道。

  “嗯?”

  李志强先是一脸诧异,随后一怔。

  熟悉老人性格的他知道。一旦老人语气放缓,那就是要说正事了。

  不敢怠慢。

  李志强连忙拨通了电话。

  片刻之后,一个身穿白大褂的瘦高中年人小跑着进了办公室。

  见人来齐了。

  老人这才不紧不慢地开口:

  “这小子叫叶准,从明天开始他就在附属医院上班了,其他没什么,就一点,他不确定诊室,哪里最难,哪里最险,就让他上。”

  “啊?”

  李志强额头一颗豆大的汗珠瞬间落下。

  那名叫方毅的副院长更是吓得脸色苍白,汗如雨下。

  “年纪轻轻就把飞针入穴玩的炉火纯青,听老邹说你这年纪还会《鬼门十三针》前三针?”

  “前段时间山城中医界有一个传言,说一个蓉城来的年轻人用一手‘阳关三叠’把贝海石家的传家宝百年何首乌都给赢走了?”

  “说实话,听老邹说你要来我这学院上一年学,我都替你打抱不平。”

  老人没有理站在一旁早已呆若木鸡的两位学院高层,只是走到窗前,望着一个操场之隔的蓉城国医学院出神。

  然后。

  他转过身来对着叶准说:“今天偶然听到你的论述,我也觉得这学,不上也罢。”

  “这所学校垃圾归垃圾,但它的附属医院还算挺好,勉强算是华夏中医专科里排名前五的医院。”

  “你来这边上班,不亏。”

  “你们两个人有意见吗?”老人转头看着李志强两人慢条斯理道。

  “没...”

  “没有...您做主就好!”

  “那就这么定了。”老人一锤定音道。

  随后。

  他朝李志强和方毅挥挥手,示意他们离开办公室。

  前几分钟一个在办公室里指点江山,另一个在会议室挥斥方遒的蓉城医学院附属医院大佬立即离开办公室,守在门口,生怕有后来者打搅了老校长的。

  他俩站在门口,对视一眼,狠狠摸了把头上的汗水。

  老人刚才的每一句话,都像一击重锤,狠狠地锤在他们的胸口。

  让他们心惊肉跳!

  飞针入穴?

  《鬼门十三针》前三针?!

  ‘阳关三叠’赢了山城针王贝海石家的百年何首乌?!

  如果那个年轻人真像老校长说的那样,那可就不是菩萨了,而是妥妥地神医入世,天神下凡。

  等两人离开办公室,老头立即收敛偶尔爆发出来的高人风范,重新恢复小老头气场。

  他笑眯眯压低嗓音道:

  “不给你一顿吹捧,哪能让你那么顺利的进入医院?老邹都给我坦白了,你是叶上珠先生代师收的徒弟?他的小师叔?”

  “嘿,既然是叶先生的师弟,那必须照顾啊!不想上学,明天开始不去就是了,我帮你跟系主任沟通一下。”

  “另外,想要磨练医术,还得多接触病人。明天就来上班吧?”老头像极了一尊瘦版的弥勒佛,永远笑容看似无害其实城府得让人毛骨悚然。

  要不是叶准知道他是为了自己好,说不得就要运起丈一金身自卫了。

  思考良久。

  在无数病例的诱惑下。

  叶准想了半天,才憋出一句话:“老校长,您太耿直了!”

  “嘿——!”

  老人随和笑道,看着身下的门诊大楼仿佛陷入回忆,喃喃道:“叶先生啊,那可是连阎王遇见也要抖三抖的女神医。”

  叶准无言以对。

  他不知道自己那位师姐曾经究竟做过什么,能让这么多人无条件的信任啊。

  “我明天来上班。”沉默片刻,叶准终于同意。

  老人仿佛早就知道答案一样,头也没有转地道:“中!”

  临到叶准离开,老人突然又说出一句:“我很期待你和贝海石那老头的斗医!”

  叶准憋了很久才好不容易蹦一个字:“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