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速

字:
关灯 护眼
简速 > 都市逍遥神医 > 第一百零一章:各有后手

第一百零一章:各有后手

  一眼望去,阳城动车站人头攒动。

  佟冬冬本以为既然有这么多人,哪怕只站出来一部分人,那边几个人也不敢明目张胆对叶准两人不利。

  但是!

  她四下张望良久,竟没见一个人敢出面替他们说话。

  叶准对此却不以为意。

  他对围观者的心态洞若观火,却并没有说破。

  人性本恶的道理虽然极端,但也不是没有道理,大难临头各自顾自身才是常理。

  “叶准,现在怎么办啊?”佟冬冬先是看了叶准一眼,随后像是下定决心一眼对着婆婆说道:“要不然,婆婆我们把东西给他们吧?”

  “不行!”

  佟冬冬的外婆闻言,急忙打断道:“冬冬啊,这是你的救命钱啊!”

  “不行!绝对不行!”

  叶准淡淡一笑,不置可否。

  对于太婆的心情他也能理解。

  虽然现在看来太婆的做法对于自己和郝万山确实显得冷漠了些。

  但是。

  这也是一个长辈关系孙女应有的态度。

  “你真出去啊?”佟冬冬一把抓住叶准的手,焦急的看着他。

  “你不会真要和他们打起来吧?郝爷爷再能打毕竟年纪也大了,况且那些人手里还有凶器的。”

  郝万山闻言,转头拍了拍佟冬冬的脑袋轻声道:“没事,一群小毛贼,奈何不了爷爷。”

  叶准也对她展颜一笑,点了点头,就和郝万山一起走出人群。

  “婆婆!”看着叶准两人逐渐走远,佟冬冬的眼泪大颗大颗的落下。

  “哎!”

  一旁佟冬冬的婆婆似乎终于有些不忍,叹了口气开口道:“冬冬,把手机给我,我...我这就给佟山打电话!”

  佟冬冬听到婆婆终于开口,连忙递过手机。

  太婆眼中闪过一丝犹豫。

  但在想到叶准三番两次帮她们,要不是他,在动车上拿来救命的东西就被人掉了包。

  咬咬牙,拿出电话,拨打了一个号码。

  很快电话接通了,里面响起一个苍老的声音。

  “喂,谁找我?”

  “佟山,我是佟桃芳。”佟桃芳露出一个复杂的神色,声音低沉道。

  “佟桃芳?”佟山似乎陷入回忆,然后反应过来,态度冷淡。“哦,是你啊,怎么突然给我打电话?”

  “我和冬冬来阳城看病,在阳城动车站这边遇到点小麻烦,冬冬的一个朋友得罪了一个叫军哥的人,现在被他们拦在动车站。”佟桃芳解释道。

  她这边说着。

  叶准已经带着郝万山,和中年男人他们对峙上了。

  “军哥?”佟山微微一愣。

  这时。

  他旁边似乎有人凑过来告诉他,他才恍然道:“原来是阳城动车站叶军那小子啊。我说谁呢。”

  “知道了,我会解决的。”佟山道。

  佟桃芳淡淡道:“谢谢。”

  “终究是我佟家的人,这件事我接下了。”名叫佟山老者又说了几句,就挂掉电话。

  电话一断,佟桃芳脸上的皱纹越发深刻。

  “婆婆,怎样了?”佟冬冬希冀的望着她。

  “放心吧,应该没有问题了。”佟桃芳露出一个勉强的笑脸,心中却在暗叹。

  这个关系她本来准备留在关键时刻再用的,没想到今天却因为这种小事动用了。

  虽然同为佟家人。

  但是一个是主家,一个是旁系,下次如果还有什么麻烦事,再想找老者办事,恐怕就难了。

  转头看了孙女一眼,佟桃芳满是无奈。

  如果冬冬出生在主家,哪里还会受这么多年的病痛折磨。

  “走吧,我们过去看看。”有了佟山的保证,佟桃芳的气质一变,拉着佟冬冬的手就主动跟了上去。

  此时。

  动车站一角。

  之前那个中年男人正带着人把叶准两人围在中间。

  在动车上众人都看到过郝万山的身手,此刻对他还是有些忌惮。

  虽然郝万山年纪大。

  但是毕竟也能一脚能踹飞一个成年男人。

  要不是手中有凶器,人也多,再加上有军哥压阵,他们早就掉头跑了。

  见众人有点发憷,军哥从人群后面走了出来。

  显然中年男人对军哥解释过。

  军哥以为叶准两人时以郝万山为主,一上来就对着郝万山道:“这位老爷子,你伤了我兄弟,不给个交代吗?”

  “你要什么交代?”叶准平静道。

  军哥见叶准率先出声,先是有些诧异,然后低头把玩这手里的钢管轻笑道:

  “我这个兄弟既然已经得手,那按道上规矩你们就不能插手,结果你们不仅坏了规矩,还让他当众丢了面子,这笔账,总得算算吧?”

  军哥说的有理有据。

  要不是其他围观的人知道他们是干什么的,可能真以为是叶准两人的错。

  “算账?”叶准叼着歪了歪头,似笑非笑道:“不知道这账你们准备怎么算?”

  “老子胸口到现在还痛,加上已经到手的货被你们截了,没个十万医药费,你俩别想走出动车站。”中年男人叫嚣道。

  “十万?”

  没想到叶准听完却摇了摇头道:“你这胸口上的一脚没个几十上百万怕是看不好了。”

  “你这什么意思?”

  众人闻言都是一愣。

  从来只见过讨价还价要少的,没见过死命往上加的。

  中年男人更是面露喜色。

  要这两人真的人傻钱多给个几百万,他被踢的这一脚也就认了。

  只有军哥猛的脸色一冷道:

  “小子,你是拿我们开心是吧?不想给就直说,咱们手底下见真章。”

  “妈的,这小子那我们寻开心!”

  “弄死他!”

  “别让他活!”

  其他人也都反应过来。

  感情这小子是在那他们开涮啊!

  顿时中年男人等一众大汉眼冒凶光,更有几个年轻小子提刀跃跃欲试。

  “住手!”

  这时。

  军哥等人寻声望去。

  只见一个老太婆拉着一个十八九岁的少女走了过来。

  那少女脸色惨白,但双目灵动,虽然穿着简单,但却掩盖不住一股清醒脱俗的气质。

  众人见佟冬冬过来,顿时眼中一片惊艳,连军哥都微微动容。

  “军哥,之前我就是在这老太婆手里取的货。”见佟冬冬二人过来,中年男人连忙凑到军哥耳边解释道。

  佟桃芳此时已经牵着佟冬冬的手来到众人面前:“军哥是吧,这件事到此为止,我们互不纠缠,怎么样?”

  “老太婆说话还挺有气场的,你要是把你孙女借我们玩两天,我们军哥倒是可以既往不咎。”有人起哄叫道。

  中年男人扭头笑骂。

  目光不由看向军哥,见军哥似露出意动的样子,顿时心下了然。

  佟冬冬气得胸口起伏不定,两行眼泪更是不争气的留了下来。

  佟桃芳毕竟经历过风雨,再加上有了后手,便冷静道:“军哥,你的意思呢?”

  军哥点燃一支烟,抽了口才徐徐道:“赔礼道歉,给我兄弟敬杯酒,这事就算揭过。”

  佟桃芳闻言,转头看向叶准和郝万山。

  如果这件事真能到此为止,自然比她欠佟山人情好的多。

  想到这里。

  佟桃芳的目光不由看向叶准两人。

  却见叶准抬头望天,不言不语。

  而郝万山则是负着手道:

  “可以。让你之前那对着小女孩口出狂言的小弟给她跪下道歉,这件事我就不追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