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速

字:
关灯 护眼
简速 > 都市逍遥神医 > 第一百零七章:争夺!

第一百零七章:争夺!

  “嘶——!”

  “千年龙涎香?如果是真的,哪怕只有三分之一也了不得了。”张瞎子迫不及待道。

  “怎么说?”

  一个浑身肌肉如铁,满面精光的大汉好奇的凑上前来。

  张瞎子转头一看。

  就知道这个大汉肯定是炼体的武者。

  见看向他的人越来越多,张瞎子当下有些自得地解释道:“龙涎香,可以使人迅速凝神静气,据说也可以入药,对练气士大有裨益。”

  叶准和郝万山听到这个声音也有些诧异,顿时顺着声音望过去。

  只见佟冬冬在她婆婆佟桃芳的搀扶下慢慢走入了人群。

  她们婆孙俩这已经是连续第二天出现在这里。

  按理说。

  如果她们真的有龙涎香根本不愁没人要。

  但是佟桃芳深知人心险恶,根本不敢轻易将龙涎香拿出来。

  毕竟。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三分之一的龙涎香少说也能换五六千万。

  她们一旦暴露。

  在没有保护的情况下,就算顺利完成交易,两人区区一介女流也无法怀揣这么多钱安然离开阳城。

  所以佟桃芳一直在观望。

  她希望能找到一个靠谱的买家进行交易。

  直到今天叶准和郝万山出摊经营,她才下定决心。

  叶准和郝万山在动车上帮助过他们,而且本身有很有实力,佟桃芳自然不担心他们赖账。

  “这三分之一的龙涎香就在我手中。”

  两人来到叶准面前,佟桃芳说着,从花布包里拿出一块成人拳头三分之一大小的阴灰色固体。

  顿时。

  一缕缕如同青草一般的味道就向四周散发。

  这味道。

  让人声鼎沸交易现场也突然为之一静。

  “这是?”

  郝万山顿时愣住。

  现场围观的练气修士也都同时浑身一震。

  叶准瞳孔一缩,随后发出一阵畅快笑意。

  “千年龙涎香无疑。”

  “‘龙涎香’制香,可使修士凝神静气,修炼事倍功半。入药,可加速真元凝实,如果‘蜕凡境’修士服用,可使灵元大增,修为精进。”张瞎子徐徐道。

  练气士修炼的难度丝毫不比武者轻松。

  甚至。

  更加困难。

  打坐修炼,凝神入定,灵药加持,缺一不可。

  可以说。

  这龙涎香对于练气修士的作用堪比横练武道宗师获得一门顶级锻体功法。

  关键是。

  龙涎香还非常难得。

  据说。

  龙涎香的实质是水中蜕凡境灵兽体内的分泌物。

  保存极其困难。

  获得更是难上加难!

  “确实是千年龙涎香,这位老夫人是想出售吗?只要老夫人能将这千年龙涎香出售,我青城派别的不敢说,派人护送老夫人和你的孙女安然离境还是办得到。”

  张青山和李松涛同时迈步走了进来。

  “张上师和李上师来了!”

  “这...这,先来后到,佟老夫人先到我们摊位了。”郝万山眼睛顿时瞪了起来。

  叶准闻言也是一冷,这是当着自己的面准备截胡吗?

  说话的李松涛根本没有看郝万山一眼,只是转头盯着佟桃芳说道:“老夫人,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

  “婆婆...”佟冬冬看了叶准和郝万山一眼。

  毕竟她们是自己主动先走到叶准摊位的,如果现在转而将龙涎香交易给李松涛...

  佟桃芳闻言,脸上闪过一丝苦笑。

  她怎么把李松涛和张青山忘记了,他们两人可是货真价实的练气修士。

  而且。

  还是蜕凡境上师!

  自己这龙涎香只要拿出来,怎么又可能落到别人手里。

  此刻。

  在场众人都用羡慕的眼神看着佟桃芳婆孙俩。

  张青山和李松涛在阳城可以一手遮天的存在,现在却齐齐向一个老太婆示好。

  “怎么样?!”张青山突然简洁开口。

  他平时原本就一脸严肃,此刻骤然开口,顿时把在场众人都吓了一跳。

  而佟桃芳更是在这一句之下,吓的脸色苍白。

  转头看了脸色苍白的孙女一眼,佟桃芳心中一横,顶着压力开口道:

  “八千万!”

  “嘶——!”

  “这老太婆还真敢要啊!”

  “前些年李上师收到了一株完整的千年林芝也差不多这个价格,这龙涎香好是好,可也才三分之一...”

  张青山和李松涛闻言,眼中眼光顿时一冷,淡淡道:

  “我青城派确实有钱,不过我们那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如果太婆以这完整龙涎香,或者告诉我们蜕凡境灵兽的位置,到说不定能商量一下。”

  叶准听到李松涛的话,心中一阵冷笑,这张青山和李松涛两人的胃口还真是不小。

  佟桃芳闻言,心神具颤!

  看向张青山和李松涛的眼中满是恐惧。

  佟桃芳原本只是想用这三分之一的龙涎香为佟冬冬博一个生的希望。

  却没想到。

  这龙涎香刚一暴露就被青城派的两位蜕凡境上师盯上。

  而且!

  他们竟然想着要全部吞下!

  “五千万,这是我青城派的底线。”张青山冷哼一声道。

  张青山和李松涛很自信。

  青城派在阳城地位超然,他二人更是蜕凡境修士,实力何等强横。

  既然自己这边给出了五千万的报价,即便其他人还想加价,也得掂量掂量。

  想来这个老婆子一定会有明智选择。

  佟桃芳面色难看。

  事到如今,她已经骑虎难下。

  如果不答应李松涛,恐怕这阳城也没有其他人敢出价收她的龙涎香。

  可如果真只有五千万,佟冬冬的病有没办法彻底治愈。

  进退两难!

  挣扎良久。

  佟桃芳突然将龙涎香高高举起,咬牙切齿道:

  “我孙女重病,需要八千万治疗,但如果在场谁能治好我孙女的病,这龙涎香我分文不取!”

  “如若不然,我便将这龙涎香毁去,一拍两散!”

  场中一片震撼。

  所有人都没料到,佟桃芳竟然如此决绝。

  “等等!”

  李松涛连忙出言制止。

  空气凝滞!

  “老夫人爱孙心切,老道可以理解,我和师弟勉强算个蜕凡修士,岐黄之术还是懂一些。”

  李松涛脸上虽然还维持着笑容。

  但眼中不由闪过一丝阴霾,这是他此生,第一次被人当面威胁!

  佟桃芳闻言,连忙向四周张望。

  多一个人,就多一分希望。

  如果站出来诊治的人越多,佟冬冬痊愈的希望也就越大。

  “还有人吗?”李松涛脸上闪过一丝不屑。

  既然他已经开口。

  在场其他人。

  即便有人也想试试。

  但谁敢?

  场中。

  一片寂静。

  不过!

  就在这个时候。

  一个年轻的声音慢悠悠的响起:“我也略懂医术,也想一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