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速

字:
关灯 护眼
简速 > 都市逍遥神医 > 第一百零九章:震撼全场!

第一百零九章:震撼全场!

  青城道馆大厅里顿时变得安静无比。

  “还好你们找到了我...”

  这毛头小子是什么神仙脑回路?

  “小子,你太狂妄了,没见李松涛上师都已经说了药石无效吗?”

  这个年轻人难道就不怕被当众打脸出洋相?

  “就是,还保证?拿什么保证?!”

  这个小女娃患的可是心肌缺血!

  而且!

  她已经十七岁了。

  身体各项机能早已经在这些年里被这病症消耗的所剩无几。

  拿什么救?

  李松涛起先看着叶准有些疑惑,随后便冷笑不止。

  不到黄河不死心的臭小子!

  质疑!

  不信!

  嘲讽鄙视充斥着整个现场。

  叶准心情很不好!

  非常的不好!

  他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

  年纪变成了判断真伪,实力的标准。

  面对周围众人表现出的嘲弄,叶准突然有些意兴阑珊的摇了摇头,轻声道:

  “罢了。”

  “终究还是要用实力说话。”

  他本不屑和这些肤浅之人计较。

  但是这些人主动伸出脸来,那么他会毫不客气的打回去。

  无视众人嘲讽的神情。

  叶准看着佟桃芳和佟冬冬说道:

  “对于你的这个情况,我可以通过针灸的方法试一试,不知道你们是否愿意接受?”

  在场的练气修士们一听。

  顿时。

  哄然大笑。

  针灸在中医中向来以治疗速度和见效极快著称。

  但是!

  针灸却有一个最大的弊端。

  那就是需要被施针的人身体有足够的承受能力。

  佟冬冬这些年早就被心肌缺血折磨得体虚气弱,一旦针灸有个闪失。

  别说治病了。

  说不定还有可能当场命陨!

  李松涛背负双手站在一旁,毫不掩饰的痛斥道:“庸医害人!这个小女娃的身体根本承受不了针灸带来的痛楚。”

  “小子,你别为了一己脸面害了这个小女娃的性命!”

  “这...”佟桃芳看着叶准年轻的相貌犹豫不决。

  不是她不相信叶准。

  无论中医还是西医都是越老越被人信任,实在是叶准年纪太过年轻。

  佟桃芳实在没有信心将孙女的性命交到叶准手里。

  就在这个时候。

  佟冬冬突然一脸柔和的微笑道:“婆婆,我相信他!”

  一句话。

  让喧闹的大厅顿时安静下来。

  佟桃芳转头看着佟冬冬,焦急道:“冬冬!”

  佟冬冬没有理会佟桃芳投过来的眼神,一双水晶般的眸子一瞬不瞬地看着叶准,轻声道:

  “这些年,婆婆带着东奔西走,不知看过多少名医都不见好转,今天就当是给自己最后一个机会吧。”

  她这些年已经去见过不少名医。

  但是却基本都是建议她安心享受余下时光,没有一个大夫敢说有治疗的办法。

  既然已经到了这个地步。

  叶准说可以为她治疗,她无论如何都要试一试。

  只见佟冬冬轻轻拍了拍佟桃芳肩膀说道:“婆婆,这些年辛苦你了,我也累了。”

  佟桃芳听着佟冬冬的话。

  哪里还不知道她的心思,她是不想再拖累自己。

  想到这里。

  佟桃芳瞬间泪流满面。

  围观众人看到这一幕,有人沉默,有人不屑冷笑。

  “既然人家小女娃有这番心思,我们再多说就显得有些多余了,生死有命。”

  李松涛淡漠看了佟冬冬一眼。

  后退一步。

  双眼微眯,不再多言。

  他甚至都没有在看叶准一眼。

  因为他压根就不相信叶准真的有能力治好佟冬冬的病!

  得到了佟冬冬的许可。

  叶准点了点头,先示意佟冬冬来到身边的一把椅子坐下,然后从兜里拿出了那盒七星金针。

  但是他却没有着急施针,而是将剩下的那两瓶筑基液拿出一瓶让佟冬冬服下。

  佟冬冬打开瓶盖,不疑有他,一口吞下。

  张青山看着叶准的动作,冷笑一声:“装神龙鬼!”

  郝万山站在一旁怒视着张青山。

  叶准却好似没有听到一样,找来酒精棉将金针一一消毒。

  然后。

  他对佟冬冬说道:“闭上眼睛,虽然在施针的过程中只是有很轻微的疼痛,但是看起来还是会不适应的,所以先闭上眼睛休息。”

  佟冬冬果真紧紧的闭上了眼睛,不敢睁开一丝。

  见叶准终于准备下针。

  众人都连忙围了上来。

  一些懂得中医针灸的练气修士一边看着叶准的动作,一边向旁边解释道:

  “心肌缺血对身体损耗严重,一旦针灸过程中太过疼痛,很有可能会突发晕厥,甚至心脏骤停。”

  “是啊!确实很是凶险啊!”

  之前那个练硬功的大汉邹着眉头道:

  “这些年中医虽然式微,但是毕竟有千年传承,难道就没有一种方法能治疗这种病症?”

  张瞎子沉默片刻,点头道:“其实也并不是真的没有办法。”

  “哦?什么办法?”众人连忙凑过来好奇道。

  “这方法,有,也没有。”张瞎子摇了摇头道。

  大家不解道:“什么意思?”

  “山城针王贝海石家有一种针法叫‘天行九针’,据说这种针法主内调,对补身益气有良效。”

  “如果能用‘天行九针’为这女娃补足气血,再进行治疗,说不定还真有可能痊愈。”

  “对啊,既然有这种针法,那你为什么说有也没有?”

  众人对张瞎子这种模棱两可的说法万分不解。

  张瞎子随后继续解释道:“这‘天行九针’需要以真气入针激发病人潜能,对施针者的真气要求非常严苛。”

  “没有足够真气根本无法全部施展,就算是贝海石一次也只能施展八针而已。”

  这时。

  大厅里无论练气修士还是武者都懂了。

  如果将施针者比作一辆汽车,那真气就是汽油。

  无论汽车性能多好,如果没有足够的汽油,依旧无法到达终点。

  此刻。

  叶准对于外界的议论充耳不闻。

  他持针来到了佟冬冬的面前,双手各取一针,直刺佟冬冬左右手腕掌侧横的神门穴。

  接着均匀地提插、捻转,反复三次。

  然后再取两针直刺前臂正中,腕横纹上二寸的内关穴。

  同样提插、捻转,反复三次。

  最后两针刺小腿内侧,当足内踝尖上三寸的三阴交穴,采用平补平泻的手法进行施针。

  这前后六针,叶准扎起来行云流水,十分地熟练。

  当然在施针的过程中,为了起到明显的治疗效果,叶准还特意注入了少量的灵元。

  叶准在为佟冬冬切脉之后就定下计较。

  他先让佟冬冬服下一瓶筑基液迅速补足她的元气。

  然后采用《鬼门十三针》中的第三针‘阳关三叠’彻底激发她的潜力。

  配合灵元逐渐修复她这些年被消耗的精血达到治疗效果。

  起先。

  围观的众人是抱着看笑话的心态关注叶准施针。

  但是随着叶准逐渐下针。

  大厅里的气氛逐渐凝滞。

  接着练气修士中响起此起彼伏的粗重呼吸声。

  “‘阳关三叠’?天啊,他用的竟然是‘阳关三叠’?”围观众人中一个老练气修士终于忍不住惊奇惊奇地尖叫出声。

  “老汪,什么‘阳关三叠’?”练硬功的大汉显然与这个老修士相熟,一脸疑惑的问道。

  他只是觉得那小子扎针的手法很熟练,倒也没有发现什么特别之处。

  可是。

  为什么那些练气修士却一脸见了鬼的模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