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速

字:
关灯 护眼
简速 > 都市逍遥神医 > 第一百一十五章:夜尊威名传天下!

第一百一十五章:夜尊威名传天下!

  如果说湖边大战没有引来丝毫关注,那简直是天方夜谭。

  甚至。

  在叶准和李松涛师兄弟开战之初,便有不少人躲在远处摇摇观望。

  毕竟。

  李松涛之前在青城道馆里表露出的动机已经十分明显。

  只是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结果竟如此出人意料。

  此时。

  阳城地头蛇张瞎子和之前的黄教喇嘛等一众修行界人士终于从隐秘处走了出来。

  而且!

  人数越聚越多。

  郝万山初略估算之下,小湖周围竟有不下百人!

  夜色之中。

  诸多武者静若寒蝉。

  如果说刚才叶准金身镇杀张青山时,大家只是震撼。

  但后来连蜕凡已久的李松涛也被他相隔二十米一针夺命,众人就是彻底被震住了。

  更恐怖的是!

  这是个魔王,竟然根本没有离开的意思。

  此刻。

  叶准双手各拎一个早已死透的蜕凡境上师向着青城派方向走去。

  气场之强。

  吓得众人浑身僵直不敢动弹!

  “怎么?你们也想打我的注意?”叶准环视左右,淡然道。

  全场死寂!

  在场众人如同冷水浇身。

  之前的震撼此刻都转化为深深的恐惧。

  眼前这人可不是之前青城道馆里被众人看轻的年轻人。

  他是连杀两位蜕凡境上师,据传与孤鹰门主燕孤鹰早晚有一战的蓉城夜尊!

  之前在道馆里对叶准动过歪心思的人更是吓得魂飞魄散,哪怕努力控制,身体仍旧止不住的打颤。

  这一次!

  所有人都低头俯首,不敢再看他。

  张瞎子仗着之前和叶准有过简短交流,鼓足勇气颤声道:“不知蓉城夜尊当前,您神功盖世,我千万个不敢!”

  “其他人呢?”叶准目光扫去。

  有了张瞎子带头,几乎所有人都争先恐后的表露心意。

  藏地黄教喇嘛扎西顿珠赶紧道:“我黄教喇嘛扎西顿珠不敢,从此见夜尊,当执弟子礼!”

  “阳城练气修士王北海,不敢!”

  “江北武者陈龙,不敢!”

  “锦州散修黄仁,不敢!”

  之前在青城道馆对叶准有过质疑的人,纷纷低头俯首,无比恭谨。

  “阳城修行界苦青城邪派已久,今天多亏夜尊出手解救我等于火海!”

  张瞎子紧接着道。

  其他人闻言,顿时也不甘示弱,生怕慢了半拍,齐齐出言道谢。

  “解救?”

  叶准脸上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

  他这一笑,又让众人心里好一阵胆寒。

  下山多日。

  叶准经历的不在少数。

  此刻他的心境也同从前有了很大不同。

  他敢肯定。

  如果现在站着的是李松涛师兄弟二人,他们又会是另一套说辞。

  无论是世俗修行界,还是中医亦或者商战,无不是信奉强者为尊,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

  想到这里,叶准突然有些意兴阑珊的摆了摆手道:“罢了,你等可自行散去。”

  佟桃芳看着挥洒自如地指挥着百人的叶准,眼中露出深深忌惮。

  “这位蓉城夜尊,怕是自今夜之后便要名传天下了!”

  叶准当然不知道佟桃芳的心思。

  既然他下大力解决掉李松涛师兄弟二人自然不会空手而归。

  当他提着李松涛二人尸体出现在青城派时,自然又将一众青城弟子震撼的无以复加。

  当然。

  叶准几人也不会遇到什么抵抗。

  两位蜕凡境上师都死在他的手里,还有谁是他不能杀,杀不了的?

  一众青城弟子顿时四散逃离,不会有人嫌命长。

  有了郝万山这个曾经的青城派老三带路,叶准轻而易举的就找到了李松涛二人藏宝的所在。

  进入密室。

  佟冬冬婆孙俩顿时被眼前的场景震撼的无以复加。

  别的不说。

  光是放在外面肯定会被人争抢的头破血流的千年林芝就有三株之多。

  各种百年老药更是多达二十几株。

  “马无夜草不肥,人无横财不富,古人诚不欺我!”叶准双眼精光直冒。

  没说的。

  各种珍贵老药被叶准指挥郝万山一扫而空。

  除去年份老药,密室里其他东西没有一样能入得了叶准法眼。

  但是,郝万山却不同。

  此刻。

  他手握一本泛黄古籍对着叶准欲言又止。

  叶准突然收获巨量老药,正是心情大好,看着郝万山淡然道:

  “这本古籍是你青城师祖传下的吧,我刚才粗粗看了一下,功法虽然简陋,但也勉强你助你修到蜕凡境,想要就拿着吧!”

  郝万山闻言,顿时欣喜若狂,自然对着叶准又是一番千恩万谢。

  第一次见到修士对战的佟冬冬一路上眼睛就没离开过叶准,见他忙完正事,连忙凑过去问道:

  “叶准,你最后使得是什么手段?竟然相隔二十米都能将李松涛一击毙命?”

  “而且,我看你手里的东西应该是之前你用来针灸的金针吧?”

  正事忙完,叶准看着佟冬冬几人对自己最后的手段都露出好奇的样子,便顺口解释起来。

  “我那是道法飞剑术。”

  见三人还一脸疑惑,叶准继续解释道:

  “修士蜕凡之后,能将体内灵气,也就是武者所说的真气进一步凝实成灵元。”

  “到了这一步,练气修士就可以借助灵器,或半灵器施放法术,但由于灵元有限,通常蜕凡境修士就只有一击之力。”

  “哦?既然你使的是飞剑术,为什么不用飞剑,而用金针?”佟冬冬不解道。

  郝万山闻言,轻轻拍了拍佟冬冬的头,笑着道:“小女娃,你以为灵器是大白菜啊,随处可见?”

  世俗修行界里想要获得一件灵器,运气,实力缺一不可,叶准手中的那一套半灵器金针已经是世所罕见。

  听到郝万山解释,叶准也是摇头苦笑:“我刚才使用金针代替飞剑也是无奈之举。”

  “如果当时我有一把趁手的灵器飞剑,威力还要增加十倍不止,哪里需要给李松涛师兄弟两缠斗那么久?直接飞剑就好。”

  “可惜啊,灵器!那可是可遇不可求的物件!”

  听到叶准诉苦,郝万山也是苦笑不止,千年老药好找,一件灵器难求!

  灵器。

  是所有修行界人士共同的追求。

  几人说完,密室里顿时陷入一阵沉寂。

  就在这个时候。

  从始至终未发一眼的佟桃芳突然开口道:“或许,我知道一个地方,哪里可能有灵器存在!”

  一句话!

  让叶准和郝万山的眼神瞬间集中到她身上。

  叶准身上戾气未散,一盯之下,竟是让这个六旬老太直接坐倒在地。

  “在哪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