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速

字:
关灯 护眼
简速 > 都市逍遥神医 > 第一百二十七章:有武圣在天涯海角钓鲸!

第一百二十七章:有武圣在天涯海角钓鲸!

  华夏最东端。

  华东五市中因濒临东海而得名的东海市就位于这里。

  东海市西南方向23公里处,三亚湾和红塘湾之间有一处凸出海岸线的岬角。

  这座岬角面积不大,仅五平方公里。

  传说明清时期有一位游历的武神来到此处,见其位置独特和地势险峻,兴致使然之下,便在岬角上寻了两块巨石分别刻下了“天涯”、“海角”两词。

  因此。

  便有了闻名华夏的“天涯海角”。

  “天涯海角”前出海岸线,所以这里常年受海风海浪侵蚀,整个岬角除了巨石之外再无他物。

  此刻。

  岬角靠近东海最边缘的一块巨石上,正有一个老者坐在那。

  老者身穿一袭黑色长袍,身形单薄,一头及腰的白发在海风中疯狂翻飞。

  面对飓风,老者仿若未察,坐在那纹丝不动。

  他神情专注,面朝波涛汹涌的大海,手中提着一根青竹鱼竿,似乎在垂钓。

  竹竿长线沉入海面,不是那些持竿无线故弄玄虚的沽名钓誉之人。

  老者身侧摆了个竹编小笼。

  此刻。

  但凡有些海钓常识的人看到,必定会瞠目结舌。

  风急浪大。

  毫无遮掩的岬角更是一刻不停的受到海浪和海风的拍打。

  可就是在这样一种环境里,老者手中的竹竿和鱼线却全都纹丝不动,稳定如钢绳一般。

  突然!

  老者身后的内陆上,有一行人迎着海风艰难的靠近。

  这一行人中当先的两位赫然就是孤鹰门的洪武和林厉。

  此刻他们二人迎着海风,弯着腰,艰难的一步步向老者所坐的位置挪去。

  而在他们身后的七八人,若是被华东五市地下势力的人看到,必然会吓得静若寒蝉。

  因为他们不是别人,正式控制着整个华东五市地下市场的孤鹰门高层。

  近些年孤鹰门势头强劲,在华东五市的地位越发稳固。

  更有传说,孤鹰门门主进入突破化境武圣,即将率领孤鹰门南下进入华夏腹地扩张势力。

  如果真像传说的一样。

  那今天这一群人所代表的能量就足以让华夏地下发生一次大地震。

  不到一千米的距离,这群人却足足用了十多分钟的时间才走到。

  此刻。

  这一群让华夏地下世界都为之震惊的大佬却毕恭毕敬的束手站在老者身旁,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打头的林厉一张脸几乎被海风吹的变了形,可他却不敢有丝毫怨言。

  他深深弯腰道:

  “师尊,打扰了您垂钓!”

  老者闻言,终于睁开眼睛,目不转睛,摇头道:“不打紧,你们惊扰不到我想要钓起的鱼儿。”

  突然一阵强劲海风出来。

  林厉顿时连退三步才堪堪稳住身形。

  他先是惊恐的瞥了一眼百米之下的海面,然后看着老者手中纹丝不动的鱼竿,越发的低下头颅。

  林厉知道。

  眼前的老者对体魄的控制已经强大到顶点,而且这恐怖的控制力已经超出本体延伸到了外界。

  想到这.

  林厉满是崇敬道:“师尊,您终于突破武宗境界了。”

  老者对林厉的恭维不置可否,淡淡道:“学无止境,武道修行更无止境。”

  老者的声音有些生涩沙哑,仿佛许久没有开口:“武圣才是真正的开始。”

  林厉好歹曾经也是万中无一的先天武道宗师,此刻听到老者这番话,竟是不知如何回答。

  “呵呵。”老者似乎看出了林厉的困惑,摇着头道:“世人都以为武道有巅峰,殊不知这种想法简直可笑至极。”

  林厉闻言,惊恐出声:“难道如今老师还有对手吗?”

  “喏。”老者对着身前悬崖下百米的海面扬了扬下巴示意道:“这海里就有条鱼,我已经和它僵持了三十六天,都还未将它钓出。”

  此刻。

  不仅是林厉,包括他身后的洪武等人也是一脸的不可置信。

  这老者可是孤鹰门门主,化境武圣燕孤鹰啊!是什么样的鱼能和以为化境武圣相持三十六天?

  突然!

  老者徐徐转头看了一眼林厉,平淡道:“武功被人废了?”

  林厉见燕孤鹰出口询问,连忙低下头道:“是被那个蓉城夜尊废得。”

  “嗯。”燕孤鹰面色不动。

  林厉见状,猛地跪倒在地,俯身道:“师尊,盖聂师兄死了。”

  “打死他的人,还是那个蓉城夜尊。”林厉继续道。

  “哦?”燕孤鹰似是提起了一点兴趣。

  盖聂作为他收入门中的第一个弟子,虽然天赋有限,终生武圣无望。

  但是凭着一手横练功法,按理说,出了那几位不出手的老武宗之外,应该没有对手才是。

  这样的横练武宗竟然被那个蓉城夜尊击杀掉,哪怕以燕孤鹰的见识城府,也都微微诧异。

  不过也仅仅是些微惊奇罢了。

  他如今站在当世巅峰。

  放眼整个华夏,甚至全球也堪有对手。

  不算那些避世不出的神话人物,也只有寥寥几人。

  这样的少年英才,他前半生中见过不少,甚至还杀过几个,算不得什么。

  “那人真名叫叶准,之前我们都认为他只是一个年轻武宗,但是不久前他在阳城有用道法连续击杀了两名蜕凡境上师!”林厉再次道。

  “武道双修!”燕孤鹰微微动容了。

  修行何等艰难!

  燕孤鹰天纵之才当年也是二十二岁,才破境入先天。

  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竟然能迈入武宗之境,还能使用道法,这天纵奇才,真是可怖可惧。

  不过以燕孤鹰的眼界,也知道有几种特殊的秘法或神药,可以起到揠苗助长的作用。

  这种手段是以透支潜力为代价,几乎没有前途可言。

  “不错!而且三天前锦州传来消息,说这个叶准冲冠一怒为红颜,硬生生连续击杀了锦州佟家三位先天武宗。”

  林厉颤声说着,尽管他多次听到这个消息,还是感觉不可思议。

  燕孤鹰脸色第一次变了,他凝重道:“锦州三虎?”

  “是!”

  林厉见燕孤鹰罕见的出现了情绪波动,低头苦涩道。

  他几乎可以说是见证了叶准的一步步崛起,原本他以为自己已经足够重视叶准。

  可当接连不断的消息传到他耳朵里,他才知道自己从未看清过那个年轻人。

  眼前这位可是华夏新晋武圣啊,整个华夏能出其右者寥寥无几。

  能让他都变了脸色,那叶准又该强大到何等程度?

  “杀一个宗师容易,连战连杀却是困难。”燕孤鹰说着,突然握着鱼竿猛的站起身来。

  他单薄干瘦的身体此时却如同直插长天的雄峰,又如绝世剑客拔出神剑,锋芒毕露,威压四方。

  “不过那又如何?今日之我,哪怕十名宗师当前,也不顾是屠鸡宰狗罢了。”

  燕孤鹰哈哈大笑。

  说罢!

  燕孤鹰手腕一抖,鱼线拖曳而起,抛向云霄。

  林厉等众人抬头望去,只见那鱼线竟然没个尽头,许久不见鱼钩。

  这根鱼线得有多长?

  一百米?

  两百米?

  只见燕孤鹰紧绷腰身,双手握竿,猛地一甩,暴喝一声:“此时不上钩,更待何时?!”

  轰然之间!

  以燕孤鹰为中心.

  重达数顿的巨石尽数炸裂,碎屑飘洒空中。

  波涛汹涌的海面上。

  一头腹白背黑,长达三十米鲸鱼被拉出海面!

  这鲸鱼飞在空中使劲挣扎,但那细如发丝的鱼线却无比柔韧,任它如何使劲,也无法挣脱。

  “三十六天的较量,终究是老夫赢了。”燕孤鹰看着头顶遮天蔽日的巨大身影哈哈大笑。

  “师尊!”

  林厉,洪武等十来人情不自禁的跪倒在地。

  这等手段。

  已经非常人能够想象!

  武道到此境界,与神明又有什么两样。

  燕孤鹰负着转头前行,任由那鲸鱼落入水面,没有再多看一眼。

  海风呜咽!

  燕孤鹰清晰的声音遥遥传来:“启程,我要去蓉城,会会那个蓉城夜尊!”

  “是,师尊!”

  林厉猛的抬起头,眼中满是惊喜。

  “孤鹰门十年布局,师尊破境武圣终于出山!”

  林厉遥看远方,目露寒光:

  “叶准?不过螳臂当车罢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