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速

字:
关灯 护眼
简速 > 都市逍遥神医 > 第一百三十二章:鹰爪擒拿手!

第一百三十二章:鹰爪擒拿手!

  “冬冬,你不能这样!”

  旁边本就一脸紧张的佟桃芳一看佟冬冬的样子,赶紧拉了拉她的衣角,小声叫道。

  其他佟家族人虽然都低着头,但注意力一直放在郝万山和佟冬冬身上。

  尤其是那些之前在佟家高高在上的本家族人,此刻看着佟冬冬都心中暗笑:

  ‘佟冬冬,你一个旁系末支,仗着蓉城夜尊上位,但现在夜尊的敌人来了,而且还是这么强大的武圣,我看你怎么办。’

  他们不少对郝万山师徒这些天依仗着叶准的威势,在佟家地位水涨船高都很是不满。

  哪怕他们都是佟家一族的人,如今看着他们却像看笑话一样。

  佟冬冬虽然表面上看着单纯无知,但其实内心跟明镜一样。

  面对身边族人心思她一点不在意,站地纹丝不动,下巴反而抬得更高。

  “看来你就是传闻中叶准身边的那个郝万山吧?听说你带着他一夜覆灭了自己师门?”

  燕孤鹰看着站在众人前面的两人,饶有兴趣的看了郝万山一眼。

  背叛师门是江湖大忌,围观的佟家众人一听,对郝万山的感官有降低了几分。

  燕孤鹰好似没有看到众人的态度,继续慢悠悠道:“不过,话说回来,我很好奇你究竟是图什么?如果是为了提升境界,要不然你跪下拜我为师?”

  “不图什么,唯安心而已。”面对众人鄙视的眼神,郝万山不悲不喜,不亢不卑的说道:“叶上师眼中有仁义,心中有慈悲。郝万山不才,但也不愿与仗势欺人之辈同流合污。”

  “好!好!好!”燕孤鹰抚掌长叹,“没想到你一个混迹江湖三十年的老油条也能说出这番话,叶准有你这样有傲骨的手下,让人羡慕啊。”

  他此言一出。

  无论是佟家众人还是林厉两人通通羞愧的满脸血红。

  郝万山年过五十面对武圣依旧敢于他直视,相比之下不少年轻气盛的佟家族人的怯懦就显得可笑得多。

  “不过傲骨是傲骨,这个世界终究还是靠实力说话,今天我拳头大,所以你们就要听我的。叶准杀我首徒,那么这个仇,我一定会报。”

  燕孤鹰话锋一转,目光渐渐冷了下来。

  “既然找不到他,那就让他来找我吧!”

  只见燕孤鹰闪电般伸出右手,白嫩如婴童的皮肤,修长的五指直接抓向郝万山。

  这在众人眼里平平无奇的一抓,却实打实的封住了郝万山的所有退路。

  燕孤鹰抓住郝万山的右肩膀,

  轻轻一捏!

  郝万山原本以为自己通过这段时间的提升,在燕孤鹰的手下至少能走上一招。

  没想到!

  竟然全无还手之力。

  见师父被一招拿下,佟冬冬被吓得脸色煞白。

  毕竟她再怎么鼓起勇气也只是个平凡的女孩子,但此刻她还是坚定地站在郝万山身边。

  “嘭!”

  郝万山的脸色应声而变,前一秒还是个铮铮傲骨的男人,下一刻竟然在瞬间瘫软在地。

  整个人就好像突然没了骨架支撑一样!

  佟冬冬就站在郝万山身边,感受更加深刻,她看着地上的郝万山死死咬着牙齿。

  因为太过用力,有一丝丝鲜血从他的口腔之中渗出。

  此刻。

  郝万山一张脸雪白,全身无力,似乎连说话的气力也没有。

  哪怕站在稍远的佟家族人此刻也能感受到郝万山身上的疼痛。

  “我这鹰爪擒拿手乃是取天下爪功之长融合擒拿手而成。刚刚一爪便突破他的体魄,抓碎了他全身九成的骨头,而且随着时间推移,剩下一成骨架也因为无法支撑身体而全部破碎。”

  燕孤鹰平静的解释着。

  但他的话听到佟家众人耳中,简直如同惊雷一般。

  他们根本没有看出郝万山究竟受到了什么打击。

  而且!

  佟家哪怕作为武宗世家,也是第一次听说竟然有爪功能对人的体魄造成持续伤害?

  原本有人还不信。

  但看向郝万山,见他全身瘫软无力的倒地,也不由得不信了。

  “此刻他已是骨骼寸断,如果叶准真的能道,武双修,或许还能保他一命!去找叶准吧。告诉他,我会在峨眉金顶等着他。”

  燕孤鹰说完,背着手就大步而去。

  跟在他身后的林厉二人轻蔑的扫视佟家众人一眼,摇了摇头也跟着离开。

  只剩下惊恐万分的佟家众人,和不知所措的佟冬冬。

  叶准杀宗师如杀鸡一般。

  可那燕孤鹰的首徒在几年前就击败过佟烈!

  这么多年过去了,燕孤鹰的武道修为更加恐怖,甚至还能使用硬功持续伤人?

  这样的人物,谁惹得起!

  想到这。

  不少人看着郝万山和佟冬冬的目光,既有些幸灾乐祸,又带着一丝怜惜。

  五十多岁的人竟然还要承受骨骼寸断之痛,简直比直接杀了他还要狠辣。

  “师父,你没事吧。”佟冬冬赶紧扶住郝万山。

  “我没事。”郝万山身体不停颤抖,勉强一笑道:“哎,师父这是没有修炼的命啊,可惜了上师的一番栽培了。”

  “没事!没事!我们马上去蓉城,找夜尊,他一定有办法的!”佟冬冬见状,急忙大声叫着。

  佟桃芳闻言,连忙叫来佟大为等人将郝万山台上了开往蓉城的专车。

  车上,佟冬冬眼中一片茫然。

  她没有想到燕孤鹰竟然如此狠辣果决,不问缘由就向郝万山出手。

  燕孤鹰亲临西南!

  当这个消息出现时,就瞬间以雷暴的速度,狂扫了华夏三分之一的武道界和修炼界。

  比起蓉城夜尊,燕孤鹰的名头显然大得多。

  三十年第一位化境武圣,孤鹰门门主,圆满的鹰爪擒拿手,十多年前就能只身横行整个华夏武道界。

  如今。

  又会高到什么程度呢?

  对于燕孤鹰的实力,众人不得而知。

  只知道燕孤鹰为报叶准杀他首徒的仇已经南下蓉城。

  此刻。

  燕孤鹰正呆在蓉城峨眉金顶,等待着那位刚刚名动天下的蓉城夜尊。

  燕孤鹰每日依旧是一身黑衣,一大早就出现在金顶坐看云海潮升潮落。

  一派悠闲。

  丝毫不显得急躁。

  “九月初九,峨眉派白眉道人于金顶与燕孤鹰品茗。”

  “九月初十,山城张耀扬登金顶静坐半日,求见燕孤鹰一面而不得。”

  “九月十一,西山横练武宗衡铜带弟子一十三人向燕孤鹰讨教武学。”

  短短几日。

  沉寂多年的燕孤鹰又重新威名再传天下。

  整个华夏修行界就像暴风雨来临前夜一般,气氛压抑到了极致。

  而此刻。

  关于蓉城夜尊的消息却出奇的少。

  许多闻讯赶到蓉城的修行界人士都摇头叹息道:“在武圣面前,那个蓉城夜尊恐怕也只有龟缩不出了吧。”

  只是众人不知的是,

  处于舆论浪尖的叶准,却在为一件事为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