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速

字:
关灯 护眼
简速 > 捡宝 > 第4章 师承!

第4章 师承!

  嘶——

  众人倒吸冷气,老爷子这是明摆着偏向叶枫,这幅画虽然不是赝品,但也绝不值这个价钱。

  “傻了啊,你快说话啊。”

  看到叶枫发呆,薛颖忙跑过去拉了拉他的衣服。

  “呃……”

  叶枫有些错愕。

  一百一十万,距离父亲欠下的债务还相差七十万,这对自己来说,仍旧不能解决问题。

  不过,叶枫心里清楚,这幅画顶天了也就七八十万,吴老爷子这是故意在帮自己。

  想到这儿,忙鞠躬点头:“谢谢吴师傅,我愿意转手。”

  言语谨慎,礼仪到位。是个可塑的小伙子。

  吴老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看了看画作:“你卖我买,这有什么好谢的,起来起来。”

  周围旁观的杂客显然脸上有些挂不住,尤其是陈有道,他怎么也想不到吴忠德竟然会看重叶家的这个臭小子。

  看来,自己要重新评估对他的印象了。

  “徐悲鸿大师的画作,也是物有所值。理应这个价。”

  吴忠德习惯性的捋了捋山羊胡子,叫来下手将画作收起来了。

  “吴老,我忽然想起来家里还有点事儿,就先回去了。”

  陈有道忽然站起身说道。

  他知道这个时候再待下去,岂不等于别人打脸,自己还往前伸脖子。他自知还没那么贱。

  “哦,那老陈你先去吧,改天再续。”

  吴老一生阅人无数,慧眼如炬,一眼就看出来他心里的那点小九九了。

  陈有道的离开,也让其他人找到了借口,纷纷起身作揖告辞。

  叶枫虽然年龄不大,但很明事理,今天因为自己让这么多同行给吴老脸色看,心里有些对不住,抿了抿嘴说:“吴师傅,真不好意思。”

  “哈哈,小伙子,你和颖颖既然是同学,就不用这么客气。”

  吴老心里一阵舒畅,对于这帮势利眼的老东西他早就看不惯了。

  “这幅画……您老故意给我这么多的吧?”

  叶枫最终还是说出了心中的顾虑。

  闻言,倒让吴忠德有些诧异,一下子扬起眉毛道:“哦?怎么说?”

  “这幅画虽然算不得赝品,但毕竟有他人染墨,算不得全真,更重要的是这幅画不过是徐悲鸿老师的一幅草图,按照市场价,最多也就是个给六七十万吧。”

  叶枫从小保守父亲熏陶,尤其是对估价这一块儿,多少也有点大概的了解。

  “哈哈哈……”

  吴忠德已经没办法形容眼前这个小伙子带给他的惊喜了,似乎笑脸就没停止过。

  薛颖压根儿就没想到吴爷爷对叶枫这么喜欢,俩人从刚才对话就有种相谈甚欢的感觉,真怀疑,要不是年龄上的差异,还不得成了知己。

  叶枫却看不透吴忠德为什么笑,尴尬的挠挠头:“吴师傅,真对不起,我对价格接触不多,就是随便说的。”

  “小伙子啊,你算让我老夫见识到了什么叫天赋。”

  吴忠德激动的眼中竟然带着泪水:“你说的很对,这幅画的确在市场上差不多那个价。”

  “那吴师傅您是……”

  “哎!”

  吴老重重叹息一声,脸色有些伤感:“虽然我和你父亲不怎么熟悉,但毕竟是一个圈子的,你家遇到了这种事儿,我自然也就了解了一些。今天要不是你这小伙子让我喜欢,恐怕我也不会帮你。”

  言外之意,吴忠德白白送给了叶枫几十万。

  这个恩,没齿难忘!

  叶枫心中心生感激:“吴爷爷,我代表我爸妈谢谢您。”

  “别,别……”

  吴忠德快速架住叶枫的胳膊,摇摇头说:“先别高兴这么早,我还有件事儿想问问您。”

  叶枫错愕,茫然道:“什么事儿?吴爷爷您说。”

  “你想不想做我徒弟?”吴忠德似乎在请求一般,不像询问。

  这可让叶枫大吃一惊,要知道吴忠德在业内的地位简直是古玩泰斗级别,这话不能不让他受宠若惊。

  “吴爷爷,您……”

  “怎么?你不愿意?”

  “师父在上,受徒弟叶枫一拜。”

  叶枫怎么会不愿意,虽然他现在有了某些特殊能力,可在古玩这个行当和说相声的也差不多,得讲究个传承。

  有了师门,以后就能融入古玩圈,得到别人的认可。

  这对他来说是件大好事。

  “哈哈哈……”

  吴忠德见对方答应,这才爽朗一笑,拉着叶枫的胳膊站起身:“好好,既然你从今天开始就是我徒弟了,这幅画多出来的几十万,算是为师给你的见面礼。”

  语不惊人死不休!

  拜师就给几十万,恐怕也只有吴忠德能做出这样大的手笔。

  至于吴忠德,自然是看中了叶枫的天赋。

  尤其是分析画作来头头是道,这才起了收徒之心。

  将画作收拾好,吴老爷子从身上掏出一张银行卡递给叶枫:“这里面正好一百一十万,密码是六个六。你拿去解决家里的事儿吧。”

  叶枫激动的双手颤抖,犹豫着该不该接,却被薛颖一下将卡塞进了他手里:“嘿嘿,既然你是吴爷爷的徒弟了,我又比你大,你以后得叫我姐。”

  “呃……”

  叶枫满脸黑线,这辈分论的有点乱!

  吴老爷子看着俩人欣慰的笑了笑,微微摇扇说:“小枫啊,明天有个拍卖会,有没有兴趣?”

  叶枫刚要张口拒绝,毕竟距离父亲欠下的巨款还相差七十万,但吴老爷子帮了自己这么大忙,这个恩他必须报。

  何况,吴老带自己去拍卖会,显然是想教给自己一些东西,既然这样,他更不能拒绝。

  “只要师父带我,我就去。”

  “吴爷爷,我也想去。”

  薛颖趁机挽住吴老爷子的胳膊撒娇道。

  吴忠德满脸高兴,满意的点点头:“好好,明天早上九点,到爷爷这儿来,一块儿去。”

  叶枫在吴忠德这里逗留了一会儿,便匆匆离开了,毕竟他要趁着今天剩下的时间凑点钱去,虽然未必能碰上。

  从古玩店出来,薛颖就一直跟在叶枫身后,似乎看出来了什么,一把将他拉住:“是不是钱不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