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速

字:
关灯 护眼
简速 > 捡宝 > 第11章 鉴宝会

第11章 鉴宝会

  “你砸一个试试?”

  叶枫倒也没了之前的惧色,十分淡定的将黑衣男的手从自己的身上给扯开。

  “没有欠条,在这里打砸抢,算什么性质,我想你们应该比我清楚。”

  叶枫很是冷静地看着他们说道:“而且,一百六十万的现金就算我现在去银行取,你们也未必能够拿得动。万一这多了少了,算谁的?”

  黑衣男没想到,才过了几天的功夫,叶枫就跟变了一个人一样。

  这可真是见了鬼了。

  但是,他说的倒是也没错,没欠条就在这里打砸,后面被关进去的只能是他们。

  想到这里,黑衣男又打了一通电话给人,在得到指示之后,转身恶狠狠地瞪了一眼叶枫。

  “叶枫,这次算你运气好!等我们把欠条给拿来之后,看你还能玩出什么花样来!”

  说罢,几人甩袖离开。

  薛颖看着他们离开,仍然心有余悸地看了看叶枫说道:“这些人……”

  话还没问出口,便见叶枫已然换上一件外套,拿上银行卡一边牵着她往外走一边说道:“我去医院看一下我爸,你现在赶紧回家,不要让家里人担心了。”

  说罢,便拦了一辆车,飞驰而去,将薛颖一个人留在了路边。

  看着飞驰而去的车,薛颖无奈地叹息了一口气。

  她知道叶枫是担心她会牵连进去,所以才这么急着赶她走,可他要是以为这样就能让她走的话,那可真是太天真了。

  “喂,夏叔!我想请你帮我查一件事情,你看能不能帮我?别跟我爸说,行吗?”

  ……

  医院里,叶枫看着躺在病床上已经有些清醒的叶天池,十分庆幸地松了一口气。

  但叶天池在看到叶枫时,眼里的愧疚令他红了眼眶。

  “儿啊!爸对不起你,当时不该不听你和妈的话,把咱们家唯一的指望给弄没了。”

  叶天池一边说着,情绪也有些一激动。

  刘淑慧连忙上前,替他抚平胸口,宽慰道:“好了老头子,咱们家不也是从白手起家来的吗?只不过是一切回到了原点而已,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话是这么说,但是一想到自己大半辈子的心血,就这么付之东流,不管是谁心里头一时半会都堵得难受。

  看着叶天池这么难受的样子,叶枫在心里暗自发誓,要将陈有道用其人之道反制其人之的方法,也让他尝尝这种钻心之痛。

  叶枫蹲坐在叶天池的床边,想了想说道:“爸,您放心吧!铺子我给您保住了!”

  听到叶枫这么说,叶天池想都没想地说道:“傻孩子,你说什么傻话呢?那可是一百八十万,你怎么保得住啊!”

  “我真的保住了!”

  叶枫将这几天发生的事情都告知了叶天池,还将银行卡放在了他们的面前。

  直到这一刻,叶天池还有些将信将疑,盯着叶枫看了许久,才相信叶枫的话,心里一下子就宽慰了不少。

  “不过,爸,这件事情暂时不要声张,陈有道坑了你,我一定会想尽一切办法,让他加倍还回来的!”

  叶天池点点头,很是欣慰地笑了。

  这时候,护士走进来,看着他们皱着眉头说道:“你们把费用缴一下吧,已经欠了八千多了。再欠下去,医院可就收不了了。”

  “我现在就去!”

  叶枫连忙起身,跟在护士后面缴清了费用后,还多缴了几万块的后续治疗费,这才离开了医院。

  这前脚才刚离开医院没多久,后脚叶枫就接到了吴德忠的电话。

  “叶枫,我这里有一场鉴宝会,你有空的话就过来一起吧!”

  鉴宝会,每个地方都会不定期举办,有私人的也有公家的。

  不外乎就是把各自的宝贝收藏全部都拿出来,放在展览里欣赏。

  互相鉴定,私下买卖,也是可以的。

  但更多的时候,鉴宝会是用来培养新人的一个台阶。

  叶枫知道,这是吴德忠在刻意地培养自己,于是便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而且,这个情况下陈有道多半也会去,这个时候,只有多跟陈有道接触,才能够想到报复他的办法。

  “行,那我把地址发给你,你按照地址上的来,我等你。”

  叶枫刚挂掉电话,便见面前多了一辆跑车。

  随着车窗缓缓摇下,叶枫这才看到坐在车里的是薛颖。

  “你怎么没回去?”

  薛颖嘟囔着说道:“我现在要是回去了的话,怎么去参加吴爷爷主持的鉴宝会?刚好,吴爷爷也说要你来,我就顺路来这里看看你在不在。”

  “真的,只是顺路?”

  薛颖看着叶枫玩味地坏笑,别过头戴上墨镜道:“那,你上不上车,不上车的话,我走了啊!”

  “别,我来还不行吗?有免费的车,总比打车要好的多。”

  薛颖得意一笑,看了一眼叶枫道:“系好安全带,我们发车了!”

  鉴宝会现场,出于吴德忠的名号和面子,来的人并不少。

  只是,陈有道没想到这么重要的场合,吴德忠居然还会把叶枫这个不上台面的东西给带来。

  一想到之前在他那里被坑的掉价的一百万,陈有道心里就是气不打一处来,如今看到叶枫跟吴德忠两个人有说有笑地站在一起,宛如一对亲父子一般,心里头就更加来气了。

  叶枫算什么东西,叶天池又算什么东西?

  他忍辱负重跟叶天池称兄道弟这么久,为的就是让他倾家荡产。

  如今,叶枫竟然想要子承父业!

  这在他的眼里,就是一个笑话!

  “没想到,叶枫你今天居然也还在啊!”

  陈有道收起怒意,换上一副皮笑肉不笑地假笑说道:“看样子,吴老是真的很看重你,你可千万不能让他失望啊!”

  “放心吧!我不会让吴老失望的,更不会一出事就出去旅游,这种方式与懦夫无异!”

  叶枫也假笑地看着他,这种指桑骂槐,谁不会啊。

  果不其然,陈有道的脸色瞬间难看了几分。

  “哦,对了!”

  叶枫装作像是想起了什么事情一样,看着陈有道说道:“上次,您跟我打赌的一百万到现在还没到账。我猜您肯定是贵人多忘事,所以,要不您现在给我结一下?”

  一瞬间,陈有道的脸更黑了。

  这叶枫,还真是给三分颜料就开起染坊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