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速

字:
关灯 护眼
简速 > 捡宝 > 第22章 假一赔十

第22章 假一赔十

  第二天一大早,叶枫带着宁远回到了雅集轩。

  这么长时间了,雅集轩被砸,今天也该好好收拾一番了。

  虽说方天浩不会再为难他们,但是,保不齐会使出别的阴招。

  方天泽与他是亲兄弟,难保方天浩对《鉴宝通鉴》会没有想法。

  眼下,最应该想的是如何在这一片废墟之中找到那本价值连城的书。

  “叶枫,你们家居然还有这种晋朝的菩萨像?”

  宁远把玩着手上的菩萨像,正在仔细观摩的时候,只见叶枫看了看道:“你手上的是高仿,我们自己花几十块收回来自己玩的。”

  “难怪,这玩意看着这么的糙。”

  宁远脸上的神情从好奇,在听闻是高仿后,瞬间满是嫌弃,直接给丢弃在了地上。

  结果这一摔不要紧,反倒是摔出了叶枫一直都很想要找的东西。

  鉴宝通鉴,以及一些百元大钞和零零散散的零钱。

  两人面面相觑,一时间也不知道应该说什么才好。

  这很明显是自家老爹藏起来的,连私房钱都一起藏起来了。

  “叶枫,叔叔这藏私房钱的方法真是一绝啊!”

  宁远一边帮忙收拾一边由衷地说道:“正所谓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他就不怕这菩萨像被人给买了?”

  叶枫小心翼翼地将鉴宝通鉴收起,看着宁远捡起地上的零钱说道:“他怕不怕我不知道,但这菩萨像一直都没有摆出来过倒是真的。”

  “这可真是高啊!”

  在把书收好之后,叶枫这才叫来了装修公司的人,对店铺开始了重新整装。

  而他则是跟宁远两个人一起再来到后面的古董街,准备掏点东西,看看能不能捡漏进货。

  “大哥,你这眼睛看石头或许可以,可这些古玩模样看着都差不多。”

  “这可比玩石头要难多了,低买高卖,你能捡着漏吗?就不怕打眼,咱们刚到手的钱就又没了。”

  宁远有些担心地看着叶枫,他知道叶枫之前并不喜欢古玩,所以,要说叶枫之前玩石头那是运气的好。

  那现在,看这些样式都差不多的古玩,就真的是看自己的本事了。

  叶枫对古玩鉴定啥的都没什么经验,这会子过去捡漏,那不就是去打眼交学费嘛!

  “你就放心吧!”

  叶枫拍了拍宁远的胳膊说道:“咱现在怎么说都是一店的掌柜,这眼睛打眼也不会太厉害的。”

  “那可不一定,我不管,超过一万的你得问我。这钱咱们得捂严实了,不能胡乱交费了。”

  看着宁远这管家婆的样子,叶枫不由得笑了笑,也并未反驳。

  他有天眼的事情,也就只有他自己一个人知道。

  这也就难怪,宁远会这么担心了。

  在路过陈有道的古董铺子时,只见陈有道正站在店外,对着一个来看古董的老外讲价。

  “哎呀,你听我的,这东西是真的,绝对不假。”

  “你要是不信,买回去发现是假的你来找我,我给你假一赔十!”

  听到这话,叶枫不由得停住了脚。

  现在古董铺子根本没有人敢承诺假一赔十,原因很简单,买卖离手,一概不认。

  这要是假的,到时候老外再回来找他说理,估计只会被人大棒子给打回去。

  哪里会真的假一赔十给人家。

  “哎,叶枫,这个不是坑了你们家的陈有道吗?”

  宁远也瞧见了,停下脚步,凑到叶枫耳边说道:“这会子肯定又是在坑人!”

  “连国外人都坑,到时候传出去,指不定说咱们什么坏话呢!”

  “你不打算管管,给他一个好看吗?”

  看到陈有道那么卖力推荐的样子,叶枫眼珠一转,顿时一个心计涌上心头。

  “当然要好好教训一下他了。”

  叶枫轻声笑了笑,转头看着宁远说道:“他不是说假一赔十吗?”

  “”咱们就看看他怎么个假一赔十法。”

  看到叶枫这一脸坏笑的样子,宁远就知道,这下子陈有道是要喝一壶了。

  “我说,你跟他好好说说,这东西怎么可能是假的呢?你们这是不识货啊!”

  陈有道看着面前的这两个人,想着只要把面前这个假货给丢出去。

  那到时候,不管怎样,都可以赚上一大笔。

  等这两个人想要再来找他麻烦的时候,只会为时已晚。

  可是,谁知道,正当他卖力推销的时候,却看到了叶枫的身影。

  “叶枫?你怎么来了?”

  陈有道看着叶枫这么大摇大摆过来的样子,心里顿时升起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陈老板,你别看到我就跟看到鬼一样好不好?”

  叶枫看着陈有道,轻笑着说道:“你说,我要是帮你把这单生意给谈成了,你会不会给我提成啊?”

  这话一说出口,顿时陈有道的脸就变得漆黑。

  他就知道叶枫来准没好事,但是没想到会来搅黄自己的生意,

  “叶枫,你的钱我都已经还给你了,你还害的我颜面尽失。现在,你到底想做什么?”

  陈有道气的想要直接把叶枫给撵出去,但奈何现在有客人在,他不能做出这么无礼的事情,万一因此因小失大,那就不好了。

  “我不是说了吗?我是帮你谈生意的啊!”

  叶枫拿起他们看的那个花瓶说道:“你刚刚不是说,这个可以假一赔十吗?”

  “对啊!我说的,怎么了?”

  说出去的话,陈有道也不好意思在他们面前再收回来,可这话刚一说,就感觉似乎跳进了坑里。

  “你说呢?”

  叶枫拿起花瓶仔细看了看之后说道:“你拿一件现代工艺化的花瓶去糊弄咱们国际友人,你说是不是有些不大厚道啊!”

  “你,你胡说什么呢你!”

  陈有道顿时脸就黑了下来,指着叶枫说道:“你凭什么说这个是赝品,你是来讹诈我的吧!”

  “这样,你这花瓶打算卖他多少钱?”

  “要是真的,我双倍给你。”

  “但要是假的话,你当着我们的面,把这钱给了,我跟这位先生一人一半,你看看行不行。”

  叶枫让翻译跟老外翻译一下,但是,谁知道老外却摆摆手,说出了一口比他还标准的普通话。

  “不用,我都听得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