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速

字:
关灯 护眼
简速 > 捡宝 > 第25章 鉴定真假

第25章 鉴定真假

  罗伯特很是欣喜地说道:“我特别喜欢你们的文化,我一直都觉得我上辈子应该跟你们是一个国家的。”

  “所以,这辈子才会这么喜欢你们的文化。”

  “哦!原来是这样,那等一会等我师父出来之后,我帮你问问,这些东西卖不卖。”

  “真的吗?如果可以的话,那真是要谢谢你了!”

  叶枫摆摆手,正要给罗伯特再多普及一下古玩的知识点时,吴德忠已经拿着画小心翼翼地出来了。

  与刚刚进去时有所不同,现在吴德忠脸上的神情看着十分的严肃。

  “师父?怎么样,是真的还是假的?”

  吴德忠先是严肃地看了看他们两个人,紧接着把画放到桌子上。

  他叹息一口气,这才看着叶枫说道:“叶枫,你这小子的眼睛可是真的毒啊!”

  “我也不知道该不该说你运气好,还是眼睛好使。这画确实是唐伯虎的真迹,只是你是怎么看出这画是真的呢?难道,就因为这画的纸有问题?”

  “师父,你可真是打趣我了。”

  叶枫在心里长舒一口气,看着吴德忠说道:“您应该知道我这眼睛是什么德行,我只是碰巧运气好而已。没准,下一次就要交学费了。”

  “这次,我去看画的时候,我听老板说了这画的来历是他们自己家里的东西。”

  “现在,谁家里头会刻意弄出这种现代油墨的东西?而且,这种油墨看着似乎是有点年代的了。”

  “所以,我就仔细看了看纸张,发现这纸也是有问题,厚度有些不大一样。要说真假,我还真不敢确认,但觉得可能有点问题却是真的。”

  听到叶枫这么有理有据地分析,吴德忠赞赏地点点头说道:“不错,这画上面的现代油墨和纸确实是刻意放上去的,所以你觉得厚度有问题是正常的。”

  “上个世纪的时候,这些东西不允许被留着。所以,有的人为了能够留着就刻意做了假的在上面。”

  “到了现代之后,有的人担心会被人偷盗,所以也会做一些手段,让人以为是假的,防止被盗。但实际上,这里面的确实是唐伯虎的真迹。市场价值最少二百万,你小子花了多少钱买的?”

  “两千。”

  叶枫轻描淡写地笑了笑。

  而他身边的宁远和罗伯特两个人已经瞪大了眼睛看着他,简直不敢相信这么捡漏就捡到了?

  两千变成了二百万,这还真的是意想不到的结果。

  “叶枫,这,这要怎么分?”

  宁远想到了什么一样,看着叶枫说道:“虽然这画是你帮忙买的,但钱是你掏的。”

  “现在两千变二百万,你们这要怎么分?”

  确实,这么多的钱,不管放在哪里都会有人眼红。

  但是,叶枫想了想,还没有来得及开口,便听罗伯特说道;“叶枫,这画是你帮忙看的,也是你掏钱买的,这画就算你的吧!”

  “等一会你再带我去看看,我自己掏钱,怎么样?”

  刚说出口,宁远就立刻拽了拽叶枫的一副,示意他同意。

  但谁知道,叶枫却并不答应。

  而是将画送到了罗伯特的手上,笑着说道:“既然是我替你买的,那你把我买画的两千块给我就可以了,要是你觉得不够意思,就再多加点,加多少你随意。”

  听到叶枫这么说,罗伯特原本还在心里有些担忧,现如今立刻就释怀了。

  “好!听你的!叶枫,你可真是够朋友!”

  叶枫看着罗伯特很高兴的样子,正准备再去淘宝。

  但似乎想到了什么,一转身看着吴德忠说道:“师父,刚刚我这位朋友说他很喜欢你店里的古玩,问能不能卖一件给他。”

  “当然可以。”

  吴德忠看着叶枫笑道:“不过,我店里的东西可都是很贵的,你想好了吗?”

  “最便宜的都是十万起步的东西,你要是要的话,我这里只接受现金和转账,支票是不收的。”

  “当然可以!”

  罗伯特欣喜若狂地说道:“您愿意卖给我,那就真的太感谢了!我真是不枉此行!”

  随后,罗伯特指了指墙上的一个翡翠玛瑙的戒指说道:“可以卖给我这个吗?我想要送给我的未婚妻。”

  “这个?”

  吴德忠戴着眼镜看了看说道:“这个价格可不菲啊!你确定要的话最便宜也要五百万,你确定吗?”

  “当然!”

  罗伯特闻言毫不犹豫地就扫码支付了五百万,转身就对他们两人笑着说道:“对了,我想要邀请你们来参加我的婚礼,可以吗?”

  “当然可以。”

  叶枫笑笑道:“你把时间告诉我们,我们提前办好护照就可以了。”

  “不,不用!我的婚礼就在这里举行。”

  “而且,我的新娘也很喜欢这里,我们已经决定在这里定居了。”

  罗伯特很是幸福地样子看着叶枫说道:“那我们就说好了,下周三是我们的婚礼,到时候你们一定要来啊!”

  在得到答复之后,罗伯特给他们两个人留下了联系方式,这才兴冲冲地离开。

  “好家伙,现在咱们的业务也拓展到了国外了!”

  宁远不由得感叹道:“你准备送什么礼物给他?还是古玩?”

  “当然。”

  吴德忠重新坐回了太师椅上。

  看着宁远和叶枫两个人说道:“刚刚那个人的来历可不简单,能够随便就拿出五百万的人,背景都不简单。”

  “你们去参加他的婚礼可要留点神,探探他的底,知道吗?”

  听到吴德忠这么说,叶枫似乎明白了什么,却也并不点破,而是应声说道:“是,师父,我知道了。”

  “嗯,知道了就好,去吧!接着去捡漏吧,我今儿一整天都在这,你捡到的东西都可以拿过来,我给你看看。”

  寻常人想要请吴德忠掌眼,那可是要费不少功夫,有钱还不一定请得到。

  但现在他愿意专门为了他留出时间,可见是真的把叶枫当自己的徒弟悉心教导。

  “是,师父!”

  叶枫颇为感动和激动,立刻就拉着宁远转身跑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