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速

字:
关灯 护眼
简速 > 捡宝 > 第29章 幕后陈有道

第29章 幕后陈有道

  次日一早,叶枫就接到了木云清的电话。

  大致意思就是,偷梁换柱的人已经来了,现在就在店里面。

  请他赶紧过去一趟,在关键时刻以作人证。

  “好的,我现在就过去,大概一刻钟左右就到,你先稳住他。”

  挂了电话后,叶枫拍了一下宁远的肩膀。

  “走,木老板给我们打电话了,现在就要过去。”

  宁远看了看手机上的游戏,咬咬牙说:“我刚开这一局,还是排位,这会被举报的!”

  “那你继续玩,我去就是了。只是,到时候木老板要是想要嘉奖,请客吃饭的话,你就没有这个口福了。”

  叶枫看出宁远对木云清的心思了,却也并不加以点破。

  果不其然,宁远一听木云清可能会请客吃饭,立刻就把手机游戏给关了。

  来到木老板的店里时,那人刚好正在跟万掌柜吵吵。

  “你说这是假的就是假的?再说了,就算是假的,没准就是你们的!”

  “跟我有什么关系?我还说是你们故意陷害我的!”

  听到这话,宁远就有些不高兴了,立刻上前。

  “你还有脸说是御坊斋这边,故意陷害的?”

  那人转头看到他们两人,皱着眉思考打量一番后,便明了了。

  “这就是你们两个人请来的新人吧!想要把我给排挤走,也不必使出这种招数,真是令人作呕!”

  叶枫看了看那人,又看了看桌子上的两个一模一样的花瓶,想了想说道:“敢问这位大师贵姓?”

  那人冷哼一声:“免贵姓郑。”

  叶枫故作恍然地样子看了看郑师傅。

  “大师既然口口声声称这里的正品是您带来的,那是不是意味着除了您和木老板以及万掌柜以外,就再也没有人碰过了,包括我,对吗?”

  “当然!”

  闻言后,叶枫得意地笑了出来,看着木老板和万掌柜说道:“既然如此,那现在二位就可以报警取证了。”

  “报警?”

  郑师傅并不在意地冷声道:“你以为你们有证据吗?”

  “当然有了,那就是之前你偷梁换柱的监控视频,以及桌子上的这两个花瓶。”

  “如果说监控视频是可能会被造假的话,那么这两个花瓶,总没办法造假了吧!”

  叶枫见他们满是不解的样子,笑道:“昨天我来店里的时候,将这柜子上的所有花瓶都摸了一个遍。”

  “而现在,这里的两个花瓶里的正品,按照这位师父的说法,我应该是没有机会接触到的。那么,我昨天来店里接触到的就只能是假的。”

  “所以,只需要报警请警察来采集一下指纹,不就可以证明真假了吗?”

  宁远拍手称好:“对!如果真的花瓶是这位师父自己带来的话,那么我们两个人是没有机会可以接触到的。”

  “只要真的上面没有我们两个人的指纹,那就可以证明是他的!”

  “反之,那不就也能够证明他是……”

  宁远话还没说完,郑师傅已经转头就想跑。

  他怎么也没想到,对方还提前给自己下套啊。

  要是真的就这么被发现的话,他可是要坐牢的!

  “哎?既然不是你做的,那你现在心虚做什么?”

  这时,木云清挡在店门口:“站住!那些真的被你带到哪里去了?”

  “只要你老老实实地告诉我们,我们自然不会追究你,除非你想坐牢。”

  郑大师连忙说道:“我说!那些东西已经被我拿到宝文堂卖了,一只花瓶二十万,我实在是……”

  木云清不等他说完,已然打断冷笑道:“二十万?陈有道还真是会做生意的很啊!”

  “那些被你偷走的花瓶,最便宜的也要七十万,他却给你二十万,这中间商赚的差价是不是少了一点?”

  “老板!我这就去找陈有道算账,竟然敢这么坑我!真是太过分了!”

  木云清却摆摆手说道:“现在你找他,他就会承认吗?”

  “那,这个亏难道我们就要这么吃下吗?”

  叶枫却想到了一个办法,看着木云清说道:“我倒是有一个办法,只是不知道管不管用。”

  “什么办法?”

  叶枫凑到木云清的耳边,低语了几句之后,只见木云清有些难为情地说道:“真的?要是这么做的话,不是有些难为你了吗?”

  “其实,对于我来说还算好。只不过,我算了一下假的花瓶大约有十二个,就算按照他给郑师傅的一只二十万来算,也有两百多万了。”

  “这对你来说,可是很大的一笔损失。所以,只有用这个办法,才能够把他给整治,把钱给拿回来。”

  木云清见叶枫说的也很有道理,尽管有些难为情却也还是同意了。

  万掌柜不明所以地看着他们,指了指郑师傅说道:“那这个人,就这么放过了?”

  木云清冷笑:“谁说要放过他了?”

  闻言,郑大师的脸色阴沉下来:“你,你说话不算数!”

  他正想拔腿逃跑,但宁远早就做好准备,直接扑了过去,配合万掌柜将他制服。

  人已经被抓到,叶枫便你打算去捡漏了。

  与木云清道别离开御坊斋后,宁远好奇地问道:“你刚刚跟她都说了什么啊?”

  “我说,我的办法就是在半个月之后的鉴宝比试大会上,跟陈有道再次比眼力,这次我要帮她把那几百万都给赢回来。”

  “而且,还能摆他们一道。”

  鉴宝比试大会?

  这是个什么玩意,宁远一时半会没有想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但是,转念一想,既然可以坑陈有道,那就一定是个好事。

  “对了,叶枫,我有一件事情一直都不能理解。”

  宁远忽然开口,看着他一本正经地样子说道:“你之前说你不喜欢古玩,我信了,你还说你不喜欢鉴宝,我也信了。”

  “可是,你是为了家里人才不得已接手的古董店,这怎么一夜之间,你这眼睛就跟有毒一样?”

  “其实,我眼睛根本就看不出那些东西真伪。”

  叶枫这话刚说完,宁远就诧异地叫了出来。

  “你说什么?你根本就看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