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速

字:
关灯 护眼
简速 > 捡宝 > 第49章 砍价能人

第49章 砍价能人

  听到这里,叶枫顿时有些担忧地说道:“既然这样,那干脆我陪你一起去谈生意好了。”

  薛颖自然是知道叶枫的担忧,想了想也同意了。

  但在回到自己房间之前,叶枫有些疑惑地问道:“你之前不是一直都不想管家里的事情吗?怎么现在,开始帮忙打理家族产业了?”

  “唉,还不是为了你啊!”

  薛颖这个时候才露出了之前的一副小女人姿态。

  看着叶枫无奈地说道:“人家只有帮家里把生意做好,才能够有发言权啊!”

  “不然的话,你忍心看我跟别人商业联姻吗?”

  叶枫也不知道应该说什么才好,只能笑笑说道:“早点休息吧。”

  “明天一早我们先去老巷子古玩街看看。”

  “好!”

  薛颖冲着叶枫甜甜笑了笑之后,这才转身进了自己的房间。

  叶枫刚回到房间里,就看到宁远阴阳怪气地学着刚刚薛颖的样子跟自己说话。

  顿时没好气的扔了一个枕头过去,让他大晚上别作妖,赶紧睡觉。

  次日,三人来到老巷子口古玩街,这里的规模看上去确实是要比在中都的大上不少。

  不仅仅是店铺的大小,更多的是数量的对比。

  叶枫来回一边逛一边看着周围的这些东西,有不少是之前从来都没见到过的。

  “这是什么?叶枫,你别走那么快,你快帮我看看!”

  宁远招呼着叶枫,让他赶紧回来看看手里的这个东西是什么。

  “这只不过是一个关蛐蛐的笼子而已,以前有些权贵人家包括皇族,都有喜欢斗蛐蛐的爱好。”

  叶枫接过宁远手上的蛐蛐笼子说道:“比如说,朱瞻基就是被人戏称‘蛐蛐天子’。”

  “但是,就你手上的这个来看,我一时间也看不出什么好坏,不过看样式和花纹倒是挺好看的。”

  “哟,小伙子懂得挺多啊!”

  摆地摊的老板看着叶枫似乎听懂行的样子,眼睛里多了几分精明说道:“听你们三这口音,应该不是本地人吧!外地来的吧?”

  “对,没错,我们是中都来的。”

  叶枫开了个天眼,看了看手里的这个关蛐蛐的笼子,想了想说道:“老板,你这玩意我朋友喜欢,能给个价不?”

  “喜欢啊?五千你拿走。”

  老板毫不客气地狮子大开口道:“这东西不还价,这里的东西都不还价,不买就算了。”

  说完,便自顾自地在一旁吃瓜子,根本就不管叶枫和宁远两人。

  宁远刚想发作,就被叶枫给拦了下来,他看着老板想了想说道:“四千块,可,你就给我,今儿就当开张了。”

  “不行,我就走人,反正这个地方的好东西也不止是你一家。”

  在看到老板并没有想要降价的意思时,叶枫二话不说,便拉着宁远和薛颖两人往前走了,头都没回。

  “叶枫,你等一下啊,刚刚那个蛐蛐笼子,你看了没?是真还是假?”

  这都已经走出几百米路了,宁远还念着呢。

  “假的。”

  叶枫一边看其他的东西一边毫不犹豫地说道:“要不是看你喜欢,一百块我都嫌贵。”

  “那你还愿意花四千块买?”

  叶枫看着手上的一个景泰蓝花瓶,仔细看着的同时随口应付道:“我不是没买吗?”

  “你觉得这个花瓶怎么样?”

  宁远不怎么感兴趣地看了看说道:“其实,我更喜欢青花瓷。”

  叶枫和薛颖两人笑了笑,没说什么。

  景泰蓝的花瓶,现代工艺品最多的东西。

  很少有人能够将其区分开来,一方面是因为现代工艺品制作精美。

  另一方面是因为正品的景泰蓝基本上不怎么少见,要么是在国家博物馆里,要么是在私人收藏。

  想要通过对比来知道哪些地方是现代化人为的,哪些是故意做出来的高仿,可以说是基本不可能。

  摊主见叶枫对景泰蓝花瓶似乎别有钟爱的样子,又听他们的口音不像是本地人。

  他眼珠一转,心里的小算盘打的噼里啪啦。

  “花瓶两位要是喜欢的话,就一万块拿走吧!”

  这话刚说出口,宁远就叫了出来。

  “一万块?老板,你这景泰蓝上面的花纹明显就是人为做旧的。”

  “这么糊弄我们这些外地来的人,是不是不大友好啊?”

  老板倒也不含糊地说道:“帅哥,这花纹是不是人为做旧的,我怎么知道。”

  “我眼力要是有你那么好,我还在这里卖古董干什么,直接专业捡漏倒卖,早就发家了。”

  “那也不值一万啊!你这在外头批发三百块一个。”

  宁远看出了叶枫想要,索性开始砍价说道:“要不这样,我们诚心诚意的拿,你要是愿意卖的话一千块,你给我。”

  “你自己也有的赚了,一千块肯定比你单独收这一个花瓶多啊!”

  叶枫倒也不说话,就在旁边默默地看着宁远帮忙砍价。

  薛颖有点看不过去地说道:“就让他自己这么杀价真的好吗?”

  “我怕他被老板追杀啊!”

  “放心好了,宁远杀价一流的!”

  叶枫一点都不担心地笑笑。

  没过一会的功夫,便见老板不得不点点头说道:“行吧,但是你这一千太少了点,再抬抬好了。”

  宁远故作深思的样子,想了想说道:“一千五,不能再多了!”

  老板看上去有些纠结的样子,最终还是拍案道:“行吧,一千五就一千五,就当交个朋友了。”

  说完,便给他们拿盒子装好,收钱时的笑脸藏都藏不住。

  在买了花瓶离开摊位后,宁远看着手里的盒子。

  “叶枫,这花瓶刚刚是真是假你也没跟我说,现在没什么人了,你总可以跟我说了吧!”

  “是真是假,你都拿下了,这还有什么重要性吗?”

  叶枫半开玩笑地看着他说道:“放心吧!以我的眼里来看,这多半是真的。”

  “没有把握,我也不会轻易下手,那要是假的话,这一千五,我不是白搭了?”

  看着宁远有些肉痛的样子,薛颖宽慰着说道:“没事,就算是假的,一千五买个花瓶回去做摆设也是可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