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速

字:
关灯 护眼
简速 > 捡宝 > 第64章 可惜了好苗子

第64章 可惜了好苗子

  吴德忠没想到叶枫会忽然间问出这么一个话来,先是一愣,随即便感叹道:“我也想,他是我见过除了你之外,最有天赋的人了。而且,他不仅有天赋,还有人品,是个难得一见的好苗子。只是,可惜了……”

  说着,还深深地叹息了一口气看着叶枫,仿佛从他的身上看到了另外一个人的影子。

  “只是,可惜许掌柜是做倒斗的吗?”

  吴德忠点点头,很是无奈地说道:“我跟他说过,做这个是有损阴德的。如果他要做我的徒弟,就必须离开倒斗这一行。可当时,他怎么都不听,十头牛都拉不回来。我也只能教他一手之后,算是情谊已尽。”

  末了,似乎还是有些留恋地样子,想了想又补充一句问道:“他现在,还在做倒斗的活吗?”

  “并没有。”

  叶枫如实回答道:“许掌柜说,那是有损阴德的事情,现在已经不做了。想要做点阳间的生意,死后也好长眠。”

  听完叶枫的回答后,吴德忠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紧接着便感叹道:“这样也好,这样也好。你把这些东西拿回去吧,他给你的东西,信得过。对了,你和陈有道的鉴宝比试明天就到了,回去好好准备一下吧。”

  说完,便双手背在后面,一副只想自己一个人静静的样子坐在了后堂。

  叶枫见状便也就没有在打搅,跟宁远两个人把东西抱着就回去了。

  在车上,叶枫回忆着吴德忠最后的那个眼神,有些感慨,要是许轩刚开始就听了吴德忠的话,没有去做倒斗的活。

  现在,会不会就没有他的位子了。

  但凡事都无如果,还是珍惜眼下的好。

  次日,叶枫刚洗漱完毕,便看到宁远正在精挑细选着衣服,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这是要相亲去。

  “你这是在干什么?”

  叶枫揉着昏睡的眼睛,看着满床的衣服,疑惑地问道:“这么多衣服,你都拿出来,是想收拾?”

  “收拾什么啊!我是在选衣服,你醒了就赶紧帮我选一下吧!”

  宁远将两套西装放在自己的面前来回比划,很是期待地看着叶枫。

  叶枫也不知道他这么造作是干嘛,随便选了一套后便去洗漱了。

  “今天可是你去跟陈有道那个傻X比试的日子,虽然是友情第一,比试第二。前去参加比试的人里也不是只有你和陈有道两个人,但是,为了迎接你的胜利,我总得穿的像样点!”

  听着宁远的话,叶枫洗漱完走出来,看着他穿戴整齐的样子,点了点头道:“嗯,是像个人样,就差拿个捧花去接亲了。”

  宁远白了他一眼,催促他赶快去换衣服后,便开门下楼先去开车等他了。

  叶枫刚换好衣服下楼,便见叶天池和刘淑慧也站在门口看着他,似乎等待多时的样子。

  “我们也跟你一起去看看,不管输赢,我们都不在乎。”

  叶天池说是这么说,可是眼睛里面胜利的欲望却是望眼欲穿。

  “我知道的,爸,你放心好了。我一定会赢的,不会丢脸的!”

  叶枫说了几句宽慰叶天池的话之后,便转身领着他们上车,一起往比试场地开去。

  这次是一场以友谊交流赛为主的鉴宝比试,原先叶枫是不打算参加的,他这双眼睛要是太过招摇,毕竟不是什么好事。

  可想到只有在这种场合,重创陈有道,才算是彻底出了一口恶气,便也就觉得没什么了。

  以后再低调一点就是了。

  很快,一行人便赶到了比试大厅会所。

  薛颖早已在场等待多时,一看到叶枫时便挥挥手,快速跑到了他的身边,将他带到了比试的对手列表图跟前。

  “这次只是友谊赛,所以并没有什么冠军季军啥的,两两对决赢了就下台。你跟陈有道要在两场之后才上场,现在准备好了吗?”

  叶枫自信一笑道:“当然,要不然的话,我来这里的意义就没有了。”

  “有时候,输赢的意义是在于过程而并非是在于结果。”

  叶枫和宁远两人一回头,便见木云清站在不远处,正看着他们两人。

  微微一笑,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木云清这才说道:“我听说二位之前去进了一趟货,不知道都进了哪些货,什么时候有时间可以去看看?”

  “择日不如撞日,等一会比试结束了之后,木老板若是愿意光临寒舍,自然是欢迎的。”

  看着叶枫自信的笑意,木云清想了想补充道:“陈有道不是一个光明磊落的人,你跟他比试的时候,最好还是注意一下。当心被刻意针对,小心为上最好。”

  “明白,多谢提醒。”

  几人正在交谈时,却听一个有些不入耳的声音响起。

  “我要是你这种无名小辈,就会乖乖认输,而不是在这里丢人现眼。”

  叶枫等人望去,只见陈有道正在不远处,看着他们得意地说道:“叶枫,不要以为赢了几次,就可以每一次都赢。你不过就是一个初入茅庐的新人而已,不要太过自信的好!”

  “陈有道,我们说好井水不犯河水,这次比试之后,我希望……”

  不等叶枫说完便见陈有道抢先说道:“叶枫,我是说过井水不犯河水,但这比试在前,再说了友谊第一比试第二,你该不会为了出风头,什么事都往外做吧!”

  听到这话,叶枫愣是压制住自己的怒气,看着他说道:“你说的有道理,我自然是不会像你一样。毕竟,你的作为我是做不来的。”

  陈有道自然知道叶枫说的是什么,却也并不在意地笑了笑之后,转身就走了。

  看着他笑的这么自信十足的样子,薛颖有些担心地说道:“他这么嚣张的过来挑衅,一点都不怕赢的样子。难不成是做了什么手脚,所以才会这么自信?”

  这种担心倒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叶枫倒是并不在意,他看着陈有道的身影,咬着牙说道:“不管他做了什么手脚,我都可以赢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