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速

字:
关灯 护眼
简速 > 捡宝 > 第83章 偷鸡不成蚀把米

第83章 偷鸡不成蚀把米

  胡掌柜看着宁远,一点都不在意地说道:“这是我买来的私人珍藏,当然不能算在内了。你们要跟我比的是店里面摆出去要卖的东西,而不是我个人的东西,我说的没错吧!”

  宁远刚想说什么来反驳,就被叶枫给制止了。

  叶枫看着他说道:“无妨,不过啊!胡掌柜,你店里摆出来的这些,都是一些什么东西,你自己心里难道真的没点数吗?”

  “我有没有数,那是我的事情,你既然要在这里挑,那就是你的事情,跟我没关系。这打赌的人是你,又不是我。难道,我拿枪逼着你了吗?”

  胡掌柜看着叶枫和宁远两个人,耍无赖说道:“东西就都在这,你自己看着办。”

  “你,你这人不是故意唬人的吗?”

  叶枫却并不在意地看着宁远说道:“没关系,在垃圾中找宝贝,不就是我们经常干的事情吗?只不过,今儿这些垃圾看着比较多罢了。”

  木云清听叶枫这么说,忍不住笑了出来,走到胡掌柜的面前看着他说道:“胡掌柜,您这就是有些欺负后生了。这些东西,你糊弄糊弄刚入行的人就算了。叶掌柜怎么也算是圈内老人了,你不能这么糊弄吧!把你那些压箱底的都给拿出来,快点!”

  胡掌柜看在木云清的份上,指了指周围这些的东西说道:“你们别光在一楼看,二楼也还有,所有的东西我都摆出来了,这压箱底的是真没有。所以,木老板你就别跟着他们一起来说我了。”

  木云清还想说点什么,却被叶枫给拦住了。

  他已经清楚了,胡掌柜就是打定主意,想让他在这里吃个亏,而且看样子似乎早就已经准备好了,就等着他来入坑。

  “胡掌柜,既然你说二楼还有,那二楼都有些什么?”

  胡掌柜一边喝茶一边看着叶枫说道:“什么都有,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我们弄不到的东西,你去看看就知道了。”

  叶枫看了一眼宁远,转身便上了二楼,木云清也跟着走了过去。

  二楼的东西确实也挺多的,要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多的多。

  只不过,这里唯一能够映入他眼睛的东西,也就只有挂在墙上的一幅画。可那幅画的价值并不算多高,最多也就几十万,胡掌柜自然是有法子可以辩解的。

  正当叶枫左思右想的时候,只听得木云清说道:“你们打赌既然是在这里的东西,可以摆出去卖的东西,那是不是代表着就算是胡掌柜身上的东西,也算在内?”

  被木云清这么一提醒,叶枫赶忙跑下楼,上下打量了一番胡掌柜。

  “怎么?没看到合适的?就在想着怎么求饶,让我少收点钱了?”

  胡掌柜见叶枫空着手下来,顿时得意洋洋地说道:“少点也可以,就三百万好了,够意思吧!”

  “够意思个屁!”

  宁远着急了,走到叶枫的身边,看着他说道:“叶枫,你在想什么呢!怎么能空着手下来呢!”

  “他这里都是垃圾,垃圾中找宝贝,那也得有宝贝才行。”

  叶枫毫不客气地看着胡掌柜说道:“胡掌柜,你这里基本上都是垃圾。但,我还真就看上了一样值钱的东西。”

  “我先声明一下,你看上的东西我这怀表除外,其他的东西,你看中了就说!都算在这赌约里!”

  看着胡掌柜很嚣张的样子,叶枫忍不住笑道:“那是不是说,就算是你身上的东西,也算在内?除了怀表?”

  胡掌柜只当做叶枫是在垂死挣扎,根本就没有想过其他的可能性,便点点头算是认了下来。

  然而,紧接着叶枫的操作便令他们都目瞪口呆了起来。

  “胡掌柜,你手上戴着的那个玉扳指应该值不少钱吧!”

  胡掌柜无所谓地摘下来,放在他面前说道:“你确定就选这个了吗?”

  叶枫又走到了胡掌柜身后的办公桌上,指了指笔墨纸砚说道:“这可是上好的四件套,光是这一个砚台就要一百五十万。”

  “四件套加在一起应该也有个三百多万以上了吧!就拿这个好了,您觉得呢?”

  这几样东西不管是什么,都是亏的啊!

  胡掌柜还以为叶枫不懂这玩意,就没收走,没想到,他居然能够看得懂。

  至于扳指就更不可能的了,他当初刚买回来的时候就花了五十万,现在升值怎么也得有了百万。

  不管是哪一样,拿出来对于胡掌柜来说,他都是输了的。

  “你这小子,合着刚刚是在扮猪吃老虎啊!”

  胡掌柜有些生气地一放手说道:“这几样东西,都是最值钱的,刚开始就放在这里,你肯定一早就看出来了,不然的话,不会给我下这个套!你呀,叶枫,我还真是小瞧你了。”

  “哪里,哪里,您过奖了。”

  叶枫这幅样子,令胡掌柜更加生气。

  一旁的宁远见状,顿时嘚瑟了起来,凑到了他们的面前说道:“胡掌柜,要不这样吧!你要是舍不得你那个怀表,不如就在这扳指和这四件套里选一个,送给我们好了。”

  不管选哪一个,都是亏的。

  胡掌柜的心里着实在滴血。

  “这样吧!也用不着胡掌柜选,我就要这个砚台好了,其他的都不要,怎么样?”

  胡掌柜的脸色瞬间就跟吃了苍蝇一样,十分的难看。

  “胡掌柜,刚开始这个赌约你可是说好了的,现在怎么想反悔了吗?”

  木云清看着胡掌柜那张难看到了极致的脸说道:“要是想反悔的话,那你跟人好好商量商量,人家后生不会欺负前辈的,对吧!”

  叶枫没说话,只是看着胡掌柜一副气死人不偿命的样子,笑了笑。

  最终,叶枫还是如愿以偿地抱着砚台离开了。

  在回家的路上,木云清见叶枫爱不释手地抱着那个砚台,有些疑惑地说道:“叶枫,你对砚台还有所研究?”

  “并没有,说实话我这是蒙的。”

  木云清顿时就愣住了:“蒙的?真的假的?”